鹿鸣

旧装

#旧装为什么不能拥有姓名?!


#手动让旧装有姓名。

他苏醒在一片黑暗当中,抬眸所见的是无尽的黑暗,只有不远处那微弱的火光点亮了一方天地。

头颅就像是被人重重地敲击了一下,才手想要缓解一下却发现四肢酸痛似乎像是被重新接上去一样。

因为疼痛而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紧了牙关将右手举了起来,却在额头上摸到了一些粘稠的液体,是血。

这个认知使自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血液在战场上永远是不幸的标志。它的出现就意味着有人受伤,有人死亡,有人背负上了枷锁。

但自己身上,并没有血液流失的感觉,或者说这伤口已经愈合了。

放下手臂,看来自己的伤势并不算太怎么严重,这样想着摸索着向前走去

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情况,但是脑海当中却复印了当年的战场,投射在自己眼前,就连那不远处的火光也如出一辙 。

视线开始模糊起来,不远处的火光随着瞳孔的收缩而涣散起来,散落四周却又一瞬间占据了整个瞳孔,燃烧着不知疲惫,不识尽头。

眼前已经不再是黑暗,反而到处充满了金属的光芒,子弹摩擦伤口所产生的火花。

他又回到了那个战场。

黑夜如约而至,我只能拾阶而上,寻你于光明。

是敌人!不,是同胞!

甩了甩头颅,想要看清周围厮杀的人们,但他们手中无一例外的弯刀却让自己陷入了矛盾当中。

那把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弯刀,那把自小陪伴着自己的弯刀,此刻已经破碎不再,不能再给他任何的助力。那把弯刀曾经是自己的信仰,不过那只是曾经。

我们是这么的背信弃义,也意味着我们又是那么的忠于自己。

这是幻觉,萨贝达!幻觉!

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甚至连舌尖都尝到了一丝血腥味也并没有松开,但是那呼啸的风声依旧没有停歇。握着腰间那把弯刀的手,从一开始就没有松开过向知识时刻保持警惕的刺猬。

幻觉!萨贝达!

自己为数不多的理智正在心中大吼着,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上的血,抬腿继续向前走去,每一步都是坚定,每一步都在风声中立足。

周围的厮杀开始逐渐远去,血液沿着唇角流了下来,滴落在地上绽放出一朵小小的血花。

以血液祭奠过去。

一切都停了下来,包括脚步,包括那该死的后遗症,包括那血液。

松开一直被咬着的唇,疼痛比起眼前此刻的一切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自己终于来到了那一片火光之前,走近一点,甚至就可以听到木材燃烧的声音以及在其中夹杂着痛苦的呻吟。

在那一片火光之中,站着的是对自己露出笑意的,一如既往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他的,呼唤着他的人。

“母亲!”

一如既往,如同飞蛾扑火。

佣兵—旧装,是现在自己的名字。记忆中最后的印象是存在于火光中的那个微笑之中,旧装这个名字对于自己还真是贴切,这样想着,自嘲的笑了起来。

“旧装哥,你在想些什么?刺客哥叫我们去吃饭了”

弹簧手的声音将自己从此自嘲拉回到了现实 ,对于这个弟弟,他一向都是默默疼爱的。

“嗯,走吧”

“我说旧装你能不能走快点,吃饭都不能积极一点吗?”

刺客件了在餐厅的门框上催促着自己。刚想开口却被人抢了话。

“刺客哥,我们马上就来了”

话音刚落,眼前人便拉过自己的手带着自己向前跑去,自己愣了一下,也就任由着他去了。

衣物已经破旧不堪,真的只是经历了一场游戏吗?

不,我经历的是重生。

“游戏马上开始,还请各位做好准备”

夜莺小姐的声音传来,在此瞬间牵着自己的弹簧手一下子消失,只有手指尖的温度提醒着自己刚才这里被人触碰过,默落的笑了笑,走到餐桌前经过门囗时那里空无一人。

“Good luck”

餐厅当中空无一人,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下去,在一片寂静当中独自用餐。

In the name of God, may the well-being of the family be blessed

一个人也是习惯了。


占tag抱歉,这里是9号公寓售楼处。
公寓入住表『人设表』的格式在群相册的人设相册当中有,还请大家进群先填表。
9号公寓楼位于北市的中间地带,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价钱合理,物业态度良好,欢迎大家入住!
在这个繁忙的大都市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在那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与你擦肩而过的说不定就是你的下一个缘分,9号公寓,一个将所有的缘分和相遇集结的地方,我们并不能为你带来爱情,我们也并不能为你带来飞黄腾达的事业,我们能为你带来的不过是一群一起成长的人,毕竟相遇不易。
你要相信所有的相遇,不过是久别重逢。
所以,老朋友你好。

无色画布

#灵魂伴侣梗
他从一出生时就可以看到彩色的世界,母亲的头发是微卷的褐色,父亲的头发是硬朗的黑色寸头,而和自己紧紧相握的弟弟那所拥有的是微卷的未成熟的淡黄色头发。他眼中所展现出的所有颜色都是从那块彼此相贴的皮肤组织开始蔓延,上色,如同被颜料晕染开来的画布。或许在那一刻起,就昭示了他们的人生是一块共同的画布,他早出生了三分钟,也正是因为那三分钟,使他成为了哥哥,一个哥哥,承担了太多压力的哥哥。
他出生在一个军事世家,长子所承受的是整个家族的希望,但是这代的子系他和他的弟弟。他们在三岁在对颜色有了一定认知之后,一句无心的言语导致整个家族的希望就此破裂了一条缝隙。那句话是弟弟说今天妈妈穿的红裙子很漂亮。在全家人的短暂的慌忙之后由父亲充满询问出了结果,那色彩是牵绊,是他和弟弟之间的牵绊,但也最终成为了他们俩之间的劫。
当时父母并没有告诉他那色彩的来源,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他们也逐渐明白那色彩的含义,那原来是遇见人生中真爱之时才会向自己才会向视野中展现出来的美妙景色,在人们遇到自己此生真爱时,那原本黑白两色的世界,便会从两人相接触的地方逐渐染上原本属于他们自己的颜色,但又如何呢?他们是兄弟呀。伴随着那手中课本合上的是他的心房。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属于他们两人的画布上被人浓墨重彩的抹上了一抹悲伤的灰色,他在十一岁那年第一次厌恶着这彩色的世界,但他依然还是护着自己的弟弟,或者说过着自己一生的真爱,他们是双生子,无论是从外貌,智商,都如出一辙,但他们有不同但他们是有不同的,但所有的不同都在高二的那个暑假全面爆发开来。
他早在初中起便被父母寄宿在军事学院当中接受军事化教育,而弟弟则是按照平常人的步伐继续上学,那抹画布上的蓝色就是在那时画上去的。所接受的教育和所接触的人,导致他有些看不惯自家弟弟整天浪迹酒吧的举动,父母都是军政忙人,所以叫人拉回来的责任自然也就落回了刚刚回家休养的自己身上。他向来是讨厌那种灯红酒绿的场所,将人拉回来的途中却被人重重地甩开了手,那手掌缺失的温度使他一时有些失神,抬眼便对上了自家弟弟泛红的眼眸,不知是被酒吧中的红酒所染的还是因为自己。
“韩沉”
他看到那人好看的唇形一张一合,似乎是在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有些空灵的感觉。
“你凭什么关心我,因为你是我哥?”
句尾的语气微微上挑,像是嘲讽,但却不知道是对谁。
“那我宁愿不要”
那人身后是万家灯火映的那双湿润的眼睛,像一幕盛大的悲剧滴着水。
“对不起”
所有的色彩在他话音落下时从他脚底所站的位置开始,逐渐褪色,分解,只留下了纯粹的黑白,那人头发上新染的褐色也逐渐被黑白所覆盖。那块脑海中的画布被他亲手撕开来彻底的裂成两半,韩沉勾起唇笑了起来,这是他从十一岁之后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真情实感,即使上眼角有温润的液体抑制不住的流出。
“我只能是你哥了”
我们不能在一起,但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你。

写在后面的话。
我爱你,但是我是你哥哥,我也只能是你哥哥
就算我们俩之间再怎么相爱,那世人偏见,我害怕会伤到你
杨修贤是想去接近韩沉的,但是韩沉却自顾自的将他们两人之间的连接全部被扯断了
颜色褪去了呀……杨修贤进一步,韩沉就退一步,两人之间始终有着一段距离,最后韩沉选择将这段距离无线拉大

还记得上次的三张图吗?这个就是之后的后续,其实真的一开始不想去写韩沉的,总觉得自己写不出那种感觉,但昨天停电的时候突然来了灵感。
在我心中,他就是一颗太妃糖。坚硬的外表下是甜蜜的,是诱人的。或许是因为坚强的时候太多,所以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看他脆弱的样子。想要有人代替自己去守护他,想让他露出软弱的样子依偎在自己的身旁,想要自己成为他可以信任的人。
所以你们要吃糖吗?

我心目中的三大人选终于写完了,至于是什么人选,可以大家在评论区猜一下。
罗浮生:血与肉都是你。
杨修贤:处处吻不如处处你。
何开心:我以后的糖果都是你。

不知道这次审核能不能过一辆小破车,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罗浮生x韩沉
我更加注重的是剧情,加上自己并没有什么写h的经验,所以就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好好观看,并且提出意见。
谢谢大家。
链接已经补在了评论里,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在这场爱的犯罪当中,你和我都是同谋”

昨天做的图,但是只是发在自己的语c群里,结果今天自己的对皮说昨天给自己写了一篇文章,看完之后突然觉得很感动,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表示,但是已经过了七夕,所以我想在隔着一千的同意之后,将这些图发出来。
谢谢两位哥哥能使这么多人和我相遇,这个夏天永不落幕。
@蘅芜 小傻瓜

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

Apple:

lof很多同人作品,很多用户,很多太太。
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
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谢谢。

1.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

2.不要在文手/画手/coser面前拿ta与其他文手/画手/coser做比较(其他职业同上),不包括同好交流和良性竞争。

3.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

4.不喜欢吃一样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吃粮同样如此。

5.不要脚贱去踩雷,伤了土地也伤了你。

6.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伴,你和ta很要好。但是某一天你突然发现在其他的某些方面你们的观念完全不符,如果你选择尊重ta的观点,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很要好;如果你为了保持所谓的“志同道合”而偏要ta改变ta的观点来迎合你,我想再多的功夫也是徒劳。

7.粉丝或许是太太们产粮的动力,但绝不会是太太们产粮的根本原因。不要去要求太太去做一些你喜欢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你没有这个权利,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产什么粮,产多少粮,给谁产粮,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8.我想没有一个太太不喜欢评论。如果喜欢,动一动你的小手指,留下一条评论,我想太太们会很开心的。伸手党也请克制一下自己。

9.做一个友好、受人尊敬的外交官。

10.对于文手来说,文章是他们智慧的结晶。每个他们塑造的角色,每个他们构思的故事,都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文章里。请尊重他们花下的笔墨与思想,尊重他们笔下的一草一木。

11.对于画手来说,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和情感。在我看来,说一些类似于“这个画得好像××”的话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当太太们画的还是原创时,这种话就更显得无知。

12.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厉害。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跳出那口井。你能做的只是一边在井里审视自己,一边想着如何跳到另外一口更大的井里去。

13.善于运用屏蔽、举报等功能。撕逼只会浪费时间和口舌。

14.每一个热爱ACG的小伙伴都是我们的家人。请善待他们,也请善待自己。

我又回来了,然后第三话,其实我很想做一个投票,就是大家觉得在第二话当中谁的告白最能打动你的心,请在评论底下告诉我,谢谢,链接甩评论。

本人土偶萌新一枚,初心陈立农,本着爱他就要all他的原则在被催稿之余写了两篇对话体小说,主坤农,贾农,正农,橘农,微杰鬼,甩个链接我就走了。
http://t.cn/RdnIos9
http://t.cn/RdnI9K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