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食色性也(续)

“集合”
看着那人因自己的话而被迫终止了交谈朝自己这边走来,邬童的嘴角轻缓地微不可见地上翘了几度。
“焦耳,站直了!”
调整完焦耳的站姿,他正想宣布队伍训练内容的调整,余光却瞟到站在队伍右侧与尹柯谈话的班小松。
眼神再一次被嫉妒所遮盖,理智也再次被情感所战胜。
"班小松!”
意料之中的噤声。
“我们今天进行每个人专门的针对训练。”
分发完每个人的任务后,整个队伍如同树倒之猴一样涣散开来。
邬童本想走到尹柯身边,与他同行,却不料被人抢了先,还得寸进尺地搭上了尹柯的肩膀。他一时也没有兴致,索性就站在原地,看着两人逐渐远去的背影,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再次眯了起来,狡黠而深不可测。
班小松吗?
有点麻烦呀!
当白舟老师揽着薛铁的肩将他带到他们三人面前时,邬童便感觉有些不对劲。并不是看出什么不对劲,而只是一种下意识或者说第六感。
虽然有了思想准备,但他却没想到白舟老师会说,让薛铁当他的捕手。
接下来白舟老师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
先开始是惊诧,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用余光看向右边的人,眼神是不甘和无助。
说什么如果薛铁给他当了捕手,那么就可以解决他球路被看穿的问题了。还说什么是陶西老师要求安排的。
这些他通通都没听进去,他只是看着那人的眼睛,看着那双水雾的眸子。
尹柯是一幅水墨画,不绘山水,也不画花鸟,单只是一双眼,却足以让人倾心。
直至身旁那人轻启薄唇缓缓地吐出几个音节,才将他拉回了现实。
“那我们试试吧!”
视线急促地移开,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头,用迟疑的目光打量着薛铁,嘴上却应允着。
“好吧。”
看吧!你所说的所有事我都会毫不迟疑答应下来。
接下来的事,可以说是他单方面的施压,也可以说是他内心不平的报复,总之只是不让薛铁好受罢了。
手中的球一个一个丢了出去,又一个一个触碰到薛铁身后的球网而掉落在草地上。那只红色的捕手手套带在薛铁手上,分外突兀。
邬童觉得今天太阳实在有些格外的刺眼,让人十分烦躁。
他早已习惯了尹柯蹲在它对面不远处的本垒,带着红色的头盔,一个又一个精准的接到自己全力投出的球。
尹柯是他唯一承认的捕手,也是他此生唯一的捕手。
虽然说在中加的时候江狄是他的捕手,但他与江狄那所谓的配合总是不如人意,远远及不上他与尹柯配合的一半。在他心里。尹柯永远是他的捕手。
永远是,从未改变。
他的捕手是尹柯,他的少年时代是尹柯,他的朋友是尹柯,他的同学是尹柯,他的所爱也是尹柯,而他的色欲只是尹柯。
你是唯一一个激起我情色念头的人。
情深生欲,欲深成魔。

评论(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