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救赎

就像吸血鬼嗅到了鲜红的新血,恶魔闻到了干净的灵魂,他对我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本能和天性。
我的心语是龙胆花,那蛰伏的欲望在脑海中叫嚣着,冲破了理智的禁锢。
面前的男子用纤长白皙的食指和中指扶了扶鼻梁上快要滑落的圆框眼镜,开口对我说道:“邬童先生根据我们的专业判断,你可能是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种病症的临床表现性状与你所说的行为基本吻合。
占有欲强烈并有轻微的病态心理,这些都是该病中期的的特征。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帮你联系心理医生对你进行全方面的心理治疗。”
我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金属表,打断了这位新晋医师的喋喋不休。
“不必了,隋玉医师。我还有事先走了,谢谢你。”
走出诊室后便看见坐在转角坐椅上缩成一团的人,无奈的笑了笑,快步走了过去。
用力紧握住颤抖不已的手,直至那双手不在战栗。
指尖轻抚上惊恐的眼眸,如同安慰惊恐的小鹿。
“没事了,小柯。我在你身边,我们回家吧!”
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那又怎样?
对于一个人群密集恐惧症的患者来说,我就是他的救赎,是他的全世界,是茫茫人海中唯一的依靠。
我喜欢紫色的龙胆花,我喜欢忧伤时的你。

皮特斯:龙胆花的花语是喜欢看忧伤时的你。

评论(1)

热度(56)

  1. 来看文的鹿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