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食色性也(迟续)

抱歉,因为贴吧帐号有了问题,为了同步更新,所以荒废了LO,十分抱歉。

邬童直起身来放开了压制着尹柯的手臂,暧昧地用鼻尖摩挲着尹柯的脸颊。
灼热的气息喷在尹柯脸上,一股酥痒。使尹柯不由得想侧开头躲避。
突然,身形一僵。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只在身后游走的明显不安好心的手。
少年的手略有茧,食指和中指因为常年投球所以指缝之间的间隙很大。
手指在背后有规律地起伏着,犹如正在弹奏一首绝世名篇。
我用蜷缩的姿态抵抗一切。
我在幻想的边缘挣扎,
用谦谦君子的形象为自己高筑围墙,
甚至像鸟儿般小心翼翼!
却仍不可避免你的目光,
被你肆无忌惮地窥视。
我却不可救药地一边逃避你,
一边纵容你的霸道,
被你无情地侵蚀。
……
我衣冠整洁,
但在精神上却体无完肤。
尹柯将两只手臂扣在一起搭在邬童的脖子上,直视着邬童眼中映出的自己的影子。
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鼻息相交。
薄唇相抵,有着清香的薄荷味。
尹柯不由得轻笑起来,刻意压低的笑意在这封闭的环境中多染上了一丝欲迎还拒的轻佻。
邬童也不由得地勾起唇角,用力扣住了尹柯的脑袋,按住了那些小动物似的绒毛。
舌尖轻松地打开牙关,在口腔中缠绕着。
他如同一个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掠过每一座城池,带着必胜的决心直捣黄龙。
尹柯这次输得一败涂地。
邬童最终在尹柯的下唇上咬了一口,鸣金收兵撤了出来。
明亮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一道银丝连在两人双唇之间,异常魅惑。
“知道BOBO和KISS的区别是什么吗?”
邬童看着眼前眼角红润的尹柯轻快地问道,语气上扬。
尹柯没有开口,只是微微地挑起眉头以此传达自己的疑惑。
邬童凑到尹柯面前,轻声说道:“当然是有没有伸舌头了。”
说完整个人便都凑了过来,在被吻红的嘴唇上轻轻一啄。整个桃花眼中都是藏不住的笑意,狡黠地像一只偷腥的猫。
年轻热情的小伙子们压抑不住兽性的饥渴,这种生活充满残酷的肉欲,毫无意义的折磨和胜利者卑劣的吹嘘。
颠龙倒凤,芙蓉暖帐,鱼水之欢,闺房之乐。
从古到今,性和欲,永远都是隐晦而又有直白的话题。
无人在明面上谈论,但每一个人心中都有意识地交谈着。
不用言论的潜规则。
但他偏爱的却是龙阳之癖,断袖之交,董卓之欢。
被唐缇发现使三人始料未及,邬童想要追上去却被身旁的姐姐拉住,往他的嘴里硬塞了一个曲奇饼干。
饼干混着功克力在口腔中融化开来,苦涩中带着一丝甘甜。
choclate cheeks and choclatewing
“现在该怎么办呀?”
班小松走在大街上唉声叹气地将两人抱怨道。
“还能怎么办?看着办呗!”
邬童说完便听见一声轻微的笑声从自己的左边传来。
先是轻微至极,再是肆意放开。
“怎么了?”
邬童转过头朝尹柯问道,班小松也转过头去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尹柯。
尹柯忍住笑意,面色憋得潮红,朝邬童使了个眼神,长期以来的默契使他很快便懂得了尹柯的意图。
抬眼朝班小松头上看去,粉色的发夹衬着班小松的脸,说不出的滑稽。
一下子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倒搞晕了班小松,气得跳脚。
“到底怎么了吗?我头上有东西吗?”
说着便往头上摸。
“别别别,没什么,挺好看的。”
邬童赶紧拉住班小松作乱的手朝尹柯抛了一个眼神,两人对视一眼,转身撒腿就跑,只剩下班小松一个人在原地发了一会愣随即追了上去。
纷飞的衣角,呼啸的风声,叫嚣的青春。
青春是找们无法用生命企及的彼岸,是用花香和幻想充满的我们的过去。
青春是想象,是对未来生活的乐视想象。
而花样年华,是我第一次遇到你才开始的。

评论(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