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食色性也(七)

(三)http://luming025.lofter.com/post/1effaf45_10b75ca8
(二)http://luming025.lofter.com/post/1effaf45_10b52b83
(一) http://luming025.lofter.com/post/1effaf45_10b3b62f
其余集数请戳首页,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该怎样形容呢?
就像坠入深海一般空乏且无力,阳光透过蔚蓝的海水投入幽深的海底。金色的太阳随着水波轻漾着,虚幻而破碎。使他不由得想起了一些存在于记忆深处的东西。
说实话,邬童是不太愿意回想初中那段时间的,原因无它,只是因为整个记忆之中满是那个他。
他本就不是热络的性子,初中的时候交际圈也只限于棒球队的几位成员,说到底也是在围绕着尹柯转动着。
那段时光,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地行走在这个世界上,看着两个影子在地面上交叠着,心中满是快要溢出的欣喜。
或许从那时起自己就开始坏掉了吧!
每个心中都有一种信仰,无关宗教,无关神明,只是一种从内心从血脉中传出的原始的呼唤。每个人都会顺从他的信仰,去成长,去成熟,去衰老。每个人的信仰都大不相同,还如世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一般。而我的信仰,则是我心中永不断决的欲望与爱意。这两种情感在我的胸膛不断撞击,但却总会趋于平静。这种复杂的矛盾使我的信仰不断升华,这造就了我,这便是我的信仰。
秋日凉爽的午后,我的神明向我伸出手,略显苍白的嘴属轻轻张合,他的声音如同森林里的晨曦,万籁俱寂,一缕微光。
The  supreme  happiness  of  life  is  the  conviction  that  we  are  laved.
中午是夏天中最炎热的时段,但此时己近夏未,所以太阳也是照耀着,丝毫不见盛夏的炎热。邬童坐在看台最高处的台阶上失神地看着空旷的棒球场。
唐缇的话语似乎还在仅剩他一人的看台上方回荡着。
不得不承认其中有一部分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仿佛为他自己内心阴暗的想法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难道就因为我和她们不一样,所以我就必须承担这些不解,抱怨,甚至是侮辱吗?我所追寻的东西她们不理解就可以随意玷污吗?就可以带有恶意地捏造事实吗?就可以用她们的目光将我心中的森林浆洗成枯萎的蒿草吗?凭什么呀?!我只是想保护我的信仰,我的世界呀!这也不能被这个世界所包容吗?”
是呀!
我们是芸芸众生中的少数者。
我们是弱者,又或者不是。
我们是一个个小众群体,
有自己特定的文化,又或者没有。
我们离你们很近,又或者很远。
你有没有看到荊棘树上的玫瑰花,旷原中的孤鹰,走散后的羊群,还有一簇茁壮的蔷薇花丛中那一枝矮小而孱弱的玫瑰。
他们选择,或者没有。

而我拥有,或者没有。
诗人有诗,歌者有歌,
而我拥有这颗为你永不停歇的心脏,
舞者起舞,智者传智,
而我想要那双清亮的眸子。
裸露在外的肌肤忽然触上一片冰凉,使他从无边的思绪之中惊醒过来,抬眼便坠入了一片深海,令人无法自拔。
尹柯并没有在意邬童的注视,自顾自地拉开芬达的拉环坐到了邬童身旁。
易拉罐中饱和的气体找到了突破口,一涌而上。在寂静的空气中摩擦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呜咽。
邬童愣了一下,拿起手边的芬达,刚从冰柜中取出的易拉罐上布满了水珠,入指冰凉。
“你怎么来了?”
语气平淡之下却泛涌着澎湃的波浪。
尹柯,我要抓住你。
让我抓住你吧!尹柯。
“在想唐缇的事吗?”
温润的声线在耳边响起,逐渐平复了心中的那份失落,却又因那双薄唇中吐出了他的名字而平添了几丝怒意。
“我可没你那份雅志,妇女之友。”
尹柯并没有理会邬童语气中的戏谑,只是抿了一口手中的芬达,目光看向正朝看台这边跑来的班小松,淡然开口问道:“你觉得爱是什么?”
爱是什么?
爱是占有,爱是容忍,爱是疼痛,爱是喜悦,爱是注视,爱是决绝,爱是分离,爱是心跳,爱是欲望,爱是自以为是,爱是你与我。
耳边传来衣料摩擦的细小声音,尹柯站起身来,对跑到看台不远处的班小松招了招手。
邬童低头看着手中只抿了一口的芬达,水珠已然沁湿了他的整个手心。
“我知道怎么帮唐缇了!”
班小松总是人未即声先至。身穿校服的少年飞奔在台阶上,有风吹过耳畔,似乎跨越了整个年华。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not  yet  a  touch.”
少年低沉的声线传入耳畔,这是纪伯桑的诗句,是他曾吟诵过的诗。
“你们俩在聊什么呢?”
班小松跑到两人面前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问道。
“没什么,你说知道怎么帮唐缇了?”
邬童暗自勾起了嘴角,并未开口,真是聪明呀!尹柯。
“哦,这个呀!我们过几天不是有校园艺术展吗?到时候让唐缇和她的那些朋友们做一个T台走秀怎么样?这样又能树立唐缇的自信心,还可以让李珍玛她们认识一下真正的唐缇,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没意见。”
邬童站起身来与尹柯并肩而立,瞟了一腿坐在地上的班小松径直向看台下走去。
班小松一头雾水地看向尹柯,被注视的少年只是笑了笑也径直向下走去。
“走吧!小松,快上课了,小心迟到。”
“噢!来了”
班小松应了一声赶忙从地上爬起妄图追上尹柯的脚步。
他总觉得尹柯在掩盖着些什么,但却总是握不住实际的证据搞得自己一头雾水,比如现在。
算了,不想了,或许天才和凡人就是不同吧!
“呀!你们俩等等我呀!我很累的好吗?”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not  yet  a  touch.
我认为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