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暗鸦(一)

你是否听说过暗鸦?
黑暗中的乌鸦,与那黑色融为一体。刺耳而苍老的叫声如同从地狱深处传来一般,在我的心头哀转不息。
"你好,我是suga”
白皙修长的手指还在缓慢地滴落着黏稠暗红的液体,就这样伸到了他的眼前。血腥味与松香混合着弥漫在他的鼻息之间息,一种奇特的和谐感。
金硕珍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水雾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着光。
"阿西,手都脏了,真是对不起呀!”
那个名叫Suga的男人将右手在被喷出的鲜血溅红的黄色T恤上用力地细心地擦了擦,再度伸出手来。
"现在可以握手了。”
冷漠的烟酒嗓似有一种魔力,促使金硕珍小心翼翼地握上了那只白皙得几乎透明的手。那只手冰冷得如同他身后的死尸一般,金硕珍忍不住跪在地上干呕起来。
"既然看不下去那就别看了。”
眼前忽然暗了下去,脸颊传来冰冷的触惑,鼻息之间尽是浓稠的血腥味。
“恶魔"
发白的嘴唇轻缓地拼凑出颤抖的音节,像将死之人的呻吟声。 SUGA俯下身来对上金硕珍的眸子轻声开口,语气轻淡。
“我可不是恶魔,我是暗鸦,将有罪之人拉入地狱的暗鸦。”
“那为什么不杀了我,你不怕我报警吗?”
金硕珍看着眼前的男子强忍下心中的恐惧问道。
“因为,你就是我所寻找的那片光明啊!”
男子俯下身来额头抵上额头,冰冷的体温让金硕珍有些不适。昏黄的光线将沾了血的衣服上的红唇衬得更加妖艳,在黄色的T恤上显得十分魅惑。
“为什么是我?”
灼热的气息打在脸上,低沉的烟酒嗓传来。
“因为你是我的光明,只是因为如此”
“珍哥?”
突如其来的呼唤使金硕珍回忆中惊醒,将尸检报告护在胸前警惕地看着来人。
“哥,你怎么了?”
是警督刑警三科的朴智旻,也是很暖心的弟弟。
“没什么,有什么事吗?智旻”
面前的少年闻言笑了起来,如同晨曦。肉嘟嘟的娃娃脸突然凑近,手指也被人握住。
“不是说好今天取金慧淑的尸检报告吗?”
有些婴儿肥的娃娃脸在眼前含着笑意,头顶的发丝被人拔弄着,手法娴熟。
“哎一古,哥这么健忘可该怎么办呀!”
记忆被唤醒,近来因为SUGA的事分心了不少,该回神了,金硕珍。
“哦,对,智旻尼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拿。”
金硕珍说着轻推开面前的朴智旻想要去文件柜里找报告,却被朴智旻一把抓住肩膀重新按回椅子。
“这哥呀!”
虽这么说,但朴智旻嘴角满是宠溺,手指放开温热的肌肤 从金硕珍怀中抽出尸检报告,却吓坏了金硕珍。
“智旻?!!!”
"哥不是一直拿着吗?”
朴智旻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文件夹"最近哥好像变得十分健忘呢!”
朴智旻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圆框眼镜,翻阅着手中的尸检报告,眉头不由得皱起。重重地合上文件夹,表情暗沉地看着金硕珍,一双眸子看不出情縤。
“有什么问题吗?”
朴智旻点点头,随手合上了文件夹。
“尸检报告显示,金慧淑脑后被一根长约15厘米,宽约5厘米的,类似于锤子的锥形硬器撞击导致大量失血,但致命伤却是将剪刀刺入心脏。痕迹鉴定科已经鉴定过现场无打斗痕迹。而且,在死者周围我们进行了大范围的搜索,并未发现锤子之类的武器,只有死者手中的那把剪刀沾有死者的血液与指纹。”
“更为奇怪的是,警方推测金慧淑的死亡时间在凌晨四点左右,但凌晨四点的监控视频却表明并无人员出入,而且在此之后之前的监控视频,我们都看过了。在此期间进出过金慧淑房间的人员,我们已经做了摸底调查,可是他们都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十分充分,上级已经将这件案子当作熟人作案来处理了。”
突然想起的低音炮吸引了两人的目光,金泰亨说完对着金硕珍眨了眨眼,眼中星辰闪烁
"我们的泰泰,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呀?你不是在处理教室杀人的那个案件吗?”
金泰亨闻言可怜兮兮的凑到金硕珍面前,像只大型犬一样撒娇卖萌地用那双无法拒绝的眼睛看着金硕珍。
"我前天才完成任务,刚一完成就立马赶回来见哥了,结果又被在焕哥支去看监控了。珍哥!我真的好想你啊!"
"好了好了,我们泰亨辛苦了”
金硕珍摸着金泰亨搭在自己肩上的脑袋,语气轻柔。朴智旻撇了撇嘴,打破了两人之间的粉 红泡泡。
“ 对了,哥,永秀哥被调任了,今天晚上是他的欢送会,哥也一起来吧!虽然哥是法医科的,但和我们三科关系一直很好,不是吗?”
“永秀被调任了?你们组手底下不是还有几起刑事事件需要处理吗?怎么突然被调了?”
“不止永秀哥,据说宇源哥也会调走,不过会升职喔 ”
金泰亨熟练地剥开一根橙香味的棒棒糖,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还未开口却被朴智旻抢了先。
"还有啊,哥,今天我们科的新组长也会来。你们要好好熟悉下,说不定以后我们三科又求你帮忙的时候呢?”
“呀!朴智旻那是我的台词!”
“呀?你居然对我说呀?这里可没有后辈呢。”
朴智旻的笑眼眯了起来,似乎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傲意。
“同年即是亲故,不是吗?”
嘴中的棒棒糖被咬碎,金泰亨毫不回避地对上自己同年亲故的目光。
“当然不是了。”
真是有活力的年轻人呀!
金硕珍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如同幼稚园儿童吵架的两个弟弟,无奈的摇了摇头,强行插入两位弟弟之间。
“好了好了,别吵了”
“好啦,就这么决定了,下班之后接你们一起去永秀的欢送会,现在赶紧去工作吧!这可是上班时间,在焕等会又要跟我要人了。”
"好吧!如果是哥的话。”
略带委屈的鼻音传来,金硕珍不由得笑了笑,却被心头的困扰阻断了笑意。
“智旻,你能帮我个忙吗?”
好奇心是万物的开端,也是万恶的源头。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