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暗鸦(二)

“你们三个终于来了,来来来,自罚三杯。”
一进包厢门,李在焕便扑了过来冲着三人喊道,一旁的车学沇含笑端着托盘大有不喝不准落座的架势。
三人之中金泰亨不太饮酒,金硕珍则是要开车,朴智旻只好一口气喝完了缩减成三杯的酒,白酒的辛辣呛得他脸颊微微涨红。
金硕珍轻抚着朴智旻的后背为他顺气,手掌下的肌肤一下子绷紧而后又放松下来,半是嗔怒半是玩笑地看着李在焕说道:“在焕,你也真是的,欺负弟弟好玩吗?学沇哥你也不管管他。”
李在焕做了一个十分可怜的表情,成功逗笑了金硕珍。视线无意中掠过主席待看清崔永秀身边坐着的人时一下被定在了原地,一双水润的眸里满是不可置信。
恍惚之间被李在焕推攘着落了座,视线依旧停在那人身上,不曾移开。
崔永秀以为金硕珍是在奇怪男子的身份,见众人都已落座便开口介绍道:“这位是将接任我的新任组长闵玧其,那边是我们组的警员金泰亨和朴智旻,以及法医科的金硕珍,大家彼此熟悉一下,毕竟以后都要在一起工作的。”
崔永秀说了些什么金硕珍已经听不清了,他只是看着闵玧其在脑中努力地想将他与SUGA对接起来。
黑色的发丝柔顺地贴着额际,不像SUGA那头耀眼的薄荷绿,不像。
西装外套勾勒出他挺拔的身材,不似SUGA的肆意不羁,不像。
只有那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之下才有一丝SUGA的影子,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之下略微有些透明似乎能看到新鲜的血液在其中流动。
“你好,闵玧其。”
一样的语气,一样的容貌,只是场景不同罢了。
不经意地一瞥,面前的眼中竟满是阴鸷,但再定晴注视,所见的却又是温柔的蔓草波波浮动。
“你好,我是金硕珍。”
金硕珍尽量控制自己的声线不至于那般颤抖,但听起来依旧十分胆怯。
“很高兴见到你,金硕珍。”
“我也高兴再见到你,SUGA。”
这是试探,眼前的人皱起眉头不曾掩饰地表示出自己的疑惑,一下子使他慌了神。
难道不是吗?不,不可能,天下怎么会有如此神似的两个人!
“冒昧问一句,您有双胞胎兄弟吗?”
对方挑了挑眉,语气平淡地开口说道:“没有。”
“那堂表兄弟呢?”
金硕珍依然不死心地继续问道,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两个弟弟的眼神。
如黑暗中的乌鸦。
“并没有,不过我的手你准备握多长时间?”
金硕珍这才猛然醒悟,赶忙松开闵玧其的手。
“对不起,你长得太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了,真的很对不起。”
“那是我的荣幸。”
越来越不像了,但是哪有如此神似的两个人呢?就算是被誉为“双生子”的泰亨和二科的边伯贤也不会有如此这般的相似,他好像就是SUGA,但又截然不同。
桌上满目都是让人食指大动的菜品,但金硕珍此刻却没有提筷的冲动,他的脑中不断对比着闵玧其和SUGA,样貌,口音,动作,身形,却依然是一头雾水。
“玧其。”
突然响起的声音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也打断了金硕珍的思绪。
来人大概与他相仿的年纪,侧面的轮廓带着英气,嘴角上挑的弧度是坚韧的性感。
“大家好,我是郑号锡,闵玧其从小到大的哥们,即将调任的副组长,以后请多多指教。”
纤长的手指伸到金硕珍面前,金硕珍愣了一下握住了郑号锡的手。
手指纤细修长,带着男人独有的哽朗。他似乎看到了眼前的人嘴角上翘着未知的弧度,让金硕珍一时有些失神。
郑号锡抽出手走到闵玧其身边坐下,金硕珍也回过神来,伸手想拦住灌金泰亨酒的李在焕,却发现一旁的朴智旻早已双颊绯红。
“呀,李在焕!”
“我错了,硕珍,我真错了,学沇哥救我呀!”
崔永秀和郑宇源忙着调解下属的纠纷,未曾注意到新晋的正副组长,已经和本该意识不清的警员搭上了话。
“我就猜到是你们。”
“当然了,总不能一直让你们俩独占着他吧!”
“其他人呢?”
“在来的路上,手续有点麻烦。”
“那接下来就各凭所能了。”
“那是当然。”
SUGA,闵玧其,他们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金硕珍甩了甩头,试图将脑海中的疑问抛之脑后。刚才把朴智旻和金泰亨送回宿舍时,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抱着自己不曾放手,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原来弟弟们喝醉了之后会这么粘人啊!
半年前才调来的两个弟弟一个天性活泼,一个温柔内敛。虽说有些吵闹,但总归还是很好的警员,人际关系处理的也很好,只是有时会有些偏心,在对待自己方面,这对冤家倒是出奇的一致。
想着弟弟们,心情不由得轻松了起来,走到楼门前打开感应锁走了进去,电梯显示停在顶楼按下了上升键,金硕珍从口袋中掏出耳机,扯着黑色的耳机线等着电梯开门。
底楼的感应灯前几天坏了,但金硕珍的夜视能力一向自诩为警局第一,所以并未妨碍些什么。
电梯开门的光线照亮了狭窄的空间,金硕珍低头继续扯着打了结的耳机线抬腿走进了电梯间,正想按楼层键时,却发现自家所在的六楼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按着,沿着手指视线向上看去,一张带有血迹的脸就这么闯进了视线,乖张的薄荷绿的发丝不安分的翘着,脸上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似是已看穿了一切。
金硕珍转头便想跑,却不料被SUGA一把抓住了手腕重重地甩到了电梯间的墙壁上,似是掐准了时间,电梯门在这之后缓缓闭合,吞没了黑暗。
金硕珍的背后是冰冷的铁制墙壁,黑色的耳机线在其上面不断的敲打着,一如金硕珍此刻清晰的心跳。
“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金硕珍警惕的盯着这个面前才见第二面的危险的男人,面前的人一脸无奈略夹杂着烦躁地开口回答。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暗鸦SUGA,我只是想见你了而已,我的光明。”
红色的数字闪烁着映进金硕珍的瞳孔,他不自知地咽了口唾液。脑中飞速思考着对策,若是武力相对,自己是绝对没可能获胜的,所以他只能智取,但……
“把你脑中那些可爱的想法都抛开吧!你,逃不掉的。”
电梯门缓缓开启,光线投射到昏暗的空间里,被深处的黑暗所吞噬。
“走吧!”
SUGA一把拉过金硕珍走出了电梯间,声控灯一下子亮了起来,不管是在光线下带着血迹的脸,还是握着自己冰冷的手,都让金硕珍不寒而栗。
“开门。”
SUGA在603的门前停下了脚步回头对金硕珍说道,正奇怪为什么SUGA会知道自己家的金硕珍被SUGA推至门前才回过神来。他看着钥匙孔从口袋中掏出钥匙圈,缓慢的寻找着熟悉的家门钥匙,他在试探SUGA。
他不会伤害我的。
不知怎么金硕珍心中笃定了这个想法。

评论(1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