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暗鸦(五)

金硕珍皱着眉头思索着朴智旻刚才的话,却不料撞到了什么东西,鼻子生疼。
“你没事吧?”
金硕珍抬眼望去,二科的科室门旁站着一位兔子眼的少年正担忧的看着自己。
在视线相对的那一刻金硕珍脑中嗡的一声炸开了,身体比意识先觉醒,等金硕珍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跑下了刑警所属的五层。
JUNG KOOK怎么在这里?
“硕珍,你跑什么啊?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肩膀被来人拍了一下,见金硕珍还未缓过神来,便自言自语的猜测起来。
“怎么了?该不会是泰亨那小子又用蟑螂吓你了吧?”
金硕珍理了理情绪,不知该用什么借口搪塞过去。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跑步了而已。”
面前的人一下子笑了起来,标志性的四方嘴也露了出来。
“哈哈,硕珍你这个理由真的太搞笑了。”
很扯淡对不对?我也这么觉得。金硕珍心想。
看着眼前快要笑岔气的男子,金硕珍开口用反问转移了话题。
“对了,伯贤,你刚去干什么了?”
“我呀,刚去找暻秀取了个资料。你也知道,最近那件奸杀案把我们整个二科都搞得晕头转向的。哦,忘了说我们队吴亦凡不是被调到分局去了吗?然后上级又给我们队调了一个黄金忙内,97年生的,我带你去见见吧!”
边伯贤一向是一个心血来潮的人,说着就开始半推半拉的重新将金硕珍带到了二科科室门前。
金硕珍猛的意识到边伯贤口中的黄金忙内极有可能是他刚才见到那个酷似JUNG KOOK的少年,刚想找借口开脱,却被边伯贤一把拉进了科室里面。
一进门,一股泡面味便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些许浓缩咖啡的味道。因为金硕珍刚调来刑侦部门不久,虽说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这架势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科室中央坐着的是二科的组长金俊俊,见两人进来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手中的浓缩咖啡冒着热气,在雾气之中那双黑眼圈若隐若现,看来这次的案件真的很棘手呢。
“呀!鹿晗!朴灿烈!你们两个有种别跑!”
法医解剖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跑出来一鹿一犬,后面还跟着一只脸红到脖子根的熊猫。
能让黄子韬连名带姓的叫他两个哥的绝不是什么好事。果然,黄子韬顶着满头粉红色或粉蓝色的发卡在两人身后追杀着,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人时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手忙脚乱地卸着发卡却成功的搅成了一团,只能无助的看着两人。
边伯贤,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偷偷拍照了,还有俊绵哥,我可都看见了。
“好了好了,我来帮你吧。”
张艺兴从解剖室里走出来,径直走到黄子韬面前温柔的安慰起来,在其身后跟着一个兔子眼的少年。
“柾国,过来一下。”
身旁的边伯贤出声唤道,金硕珍就只能这样怔怔的看着那名少年,穿过空间,穿过时空,来到他的面前。
“这位是隔壁三科的法医,也是我们几个的朋友,金硕珍。
硕珍,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黄金忙内田柾国。”
“你好,您的鼻子没事吧?”
清亮的嗓音传来,金硕珍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多月前JUNG KOOK的那句话。
“我们会再见的,一定”
“哥?”
低沉的声音打断了金硕珍的回忆,是外出的金泰亨。
“泰亨。”
“哥怎么跑二科来了?”
金泰亨走到金硕珍身边,目光环视一周最终落在了面前的田柾国身上。
“你是?”
“这是我们组新调来的忙内田柾国,柾国,这是三科的金泰亨,是不是和我长得很像?95年的,要叫哥哦。”
田柾国点了点头,但并未开口,只是对上金泰亨的视线沉默不语。
“泰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金硕珍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平静,刚才那番情景就如同狮与豹的对视,一草一木皆为兵卒,似是一场争夺猎物的战争。
“玧其哥叫我们三科整体开会。”
金泰亨并未收回目光,眼中依旧带着血腥,语气却温柔如水。
“那我们走吧,下次再聊吧,拜拜了各位。”
金硕珍拉着金泰亨走出了二科的科室,看着与自己并肩的金泰亨欲言又止,此时的金泰亨眼中没有了那股血腥,就像以前一样纯良。
当金硕珍下定决心想要开口询问时,却被金泰亨突如其来的靠近打断了音节。
“我看那个人很奇怪,哥哥你还是不要靠近他了,我会不高兴的。”
暧昧的气息打在耳畔让金硕珍有些许不适,不知是他眼花还是怎样,总觉得金泰亨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嗜血的光芒。
哥只要有我一个人就好了,其他人都不要靠近,否则我是会生气的噢。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