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暗鸦(四)

“哥,你现在到哪儿了?”
蓝牙耳机中传来朴智旻焦急的询问,金硕珍拉下手刹手刹熄了火,回答道:“我已经到外围现场了,马上就来。”
重重地甩上车门,提着解剖箱向场外拉起的黄色警戒线跑去,出示警证让驻守的公安人员检查之后放行。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作为随队法医出现场,就在两周前刚上任一个月的三科闵组长上书请求将自己调任为三科的随队法医,上级同意了,为此朴智旻和金泰亨那两个弟弟还特意举办了一次欢迎会,虽然被彩带粘了满身,但金硕珍还是挺高兴的。
今天一大早便接到了群众来电,据说是在西郊一处农田发现了一具干化的尸体,刑警三科接到命令迅速赶往了现场,而金硕珍则因为处理金慧淑的最后结案而晚了一步。
在这一个半月之中闵玧其和郑号锡几乎是以一己之力迅速完结了三科手中陈积的五起刑事案件。
其思维之敏捷,见解之独到不仅使整个三科人员的年终奖翻倍,还在年终评比上为刑侦部门挣了三分,对于刑侦这种破案比不上经侦,宣传比不上网警,作风比不上警督,纪律比不上特警的部门,这三分实为珍贵。
一路小跑着跑到朴智旻面前,尸体已经被人放了下来,在来的路上他也曾设想过尸体的样子,巨人观,尸僵,但在朴智旻的引导下见到尸体时,金硕珍还是吃了一惊。
尸体呈干瘪状,已经做了一定的防腐处理,尸僵较少,内脏被人取走后用稻草填充了整个胸腹部,根据尸体整个形态和防腐程度,可以得到两个线索:一,尸体已经死亡很长时间了;二,凶手很懂医学。
金硕珍迅速打开解剖箱开始进行取样,在几个关键部位进行样本采集之后合上了解剖箱,一旁的金泰亨见状立刻指挥警员将尸体装进验尸袋抬走,只留下了白色的人形线,勾勒出此人生前的形状。
“能看出什么来吗?珍哥。”
朴智旻在一旁问道,金硕珍摇了摇头。
“死亡时间不确定,但已经超过了一个月,目前只有凶手医术不错这一条线索,剩下的要等我解剖之后才能确定。”
肩膀突然被人揽住,金硕珍下意识的转头去看,首先映入瞳孔的是挺拔的鼻梁,然后是狡黠的双眸,最后是上翘的唇角。
郑号锡。
“玧其哥说让大家先回去,珍哥去殡仪馆解剖尸体,智旻尼和泰亨去调查尸源,在焕哥和学沇哥去目击者家中再做一次调查走访,对附近的居民也要进行走访,那大家加油吧!”
缝完最后一针,金硕珍松了一口气,对手术台另一边站着的张艺兴笑了笑。
“真是麻烦你了,艺兴哥。”
“没什么,谁知道法医科突然人手不足了,正好我这边也有需要解剖的,就想着不如我们俩合作一下。”
“那我先走了,艺兴哥再见。”
“嗯,慢走。”
张艺兴是二科的随队法医,最近二科接了一个连环奸杀案,搞得整个二科都神经衰弱,他已经不止一次听见从二科办公室传来的呐喊,声嘶力竭。
将车停在楼下,直接绕过警局主楼朝角落的档案馆里走去,守卫的老刑警看了一眼工作证之后挥手放行。
金硕珍轻车熟路的上了三楼,走向左手最内侧的档案室,果不其然在成堆的纸质档案中看到了两个快要被淹没的脑袋。
“吃点东西再继续吧!”
金硕珍将手中提着的意面晃了晃,塑料袋摩擦发出簌簌的声响。
“哥!”
金泰亨一下子跳了起来,撞倒了一沓卷宗,而他自己则被朴智旻伸出的脚绊倒在地。
“呀!朴智旻!”
“你自作孽不可活,关我什么事?还有你刚才对我说呀了?”
朴智旻边说边起身捡起被金泰亨撞倒的卷宗重新叠好,这才转身看向金硕珍。
“哥,不是说了不要带饭吗?”
金硕珍一时被朴智旻皱眉的动作吓住了,这个弟弟虽然号称糯米团,但在某些事情上却不像表面那样的软弱可欺,反之拥有超人的欺压力。据说曾经有个犯人受审时因为害怕朴智旻而全程哭着交代了所有的作案过程。
可怕却又可欺的矛盾体。
“呀,朴智旻,你吓到珍哥了,不吃得了我全部都吃完。”
金泰亨白了朴智旻一眼径直走到金硕珍面前,露出一幅犬系的表情挂在金硕珍身上撒娇。
“对不起,珍哥,我……”
金硕珍打断了朴智旻的道歉,招手让朴智旻到自己身边来,目光温柔如水,朴智旻抬腿走到金硕珍面前,头顶的发丝被人轻抚着,温柔而又温暖。
“我知道,我们的智旻尼是不会伤害我的,不是吗?”
“嗯,不会的。”
“泰亨也不会的!”
一旁的金泰亨也急忙表态。
“嗯,我知道的。”
你不知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智旻,我上次给你说的事你有没有查呀?”
朴智旻闻言从电脑前抬起头来,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圆框眼镜,看向窝在金泰亨办公椅上的金硕珍。
“哥是说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小巷凶杀案吗?我查过了,那位死者是自杀而亡的,而且在他的住处警员还找到了遗书,的确是他的笔迹。
经手这个案子的是四科,我已经向易组长确认过了,而且周围居民并没有见过一位染着不喝绿头发的男子,怕是哥哥看错了吧。”
“哦,这样呀,智旻你先忙吧,我去看看泰亨回来了没。”
金硕珍佯装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衣角消失于门外。良久,只余一人的办公室中传来一声轻笑。
“SUGA,你是得不到他的。”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