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Young Foreve (一)

随手乱打,希望大家喜欢。
@糕贩子 最近因为写这篇文章,所以就没管那三篇。
爱你呦♥
六月的天如同女孩的心说变就变,这句话是比勾股定理更加真实的定律。
刚才是晴空万里一瞬间便成了乌云密布,雨点没有一点征兆从天而降,泼撒着降临整个大地。
手中的背包中是三份热气腾腾的炸酱面,那是捎带的午餐。
身边是匆匆往来的同学使他没由来地想起了一个科普题,在雨中跑步前行和慢步前行哪个所受的淋湿面积大?
他记得金南俊当时还兴致勃勃地演算了一番,结果是无解。
雨速,雨滴大小,人的行走速度,缺一不可。
但他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个莫名的科普问题,用尽全力地朝宿舍楼跑去。但即使这样跑到宿舍楼下时身上已经湿透了。
他甩了甩头上的水珠朝楼上走去。他们的宿舍楼是这几年新建的,但校方为了锻炼学生的体能并没有安装电梯。
厚底高帮的帆布鞋也被雨水浸透了,踩在楼梯上发出踏啪的水声,轻微至极。
不用数脚下的楼梯,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五楼的楼道口。
宿舍是四人间,他的宿舍是五楼内侧从左到右数第二个房间,编号504。
宿舍门没锁,他皱起了眉头推门走了进去。
一股浓重的泡面味扑面而来,使他的眉头皱得更紧。
三个大男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似乎已是筋疲力尽。
其中一个悠悠转醒看见他时并没有丝毫惊讶和尴尬,而是露出了一个暖心的笑容。
“珍哥,你来了。”
金硕珍微微点了点头,将手中提着的炸酱面一一摆在混乱的桌面上示意郑号锡吃午饭,收获了意料之中的感激。
“你们几个又熬夜了。”
并不是疑问的语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伸手将躺在地上的两人半抱半推着扶上了两边的下铺。
“玧其,醒来了,吃饭了。号锡,你叫一下南俊。”
郑号锡应了一声,吃着炸酱面伸腿踢了一脚昏睡着的金南俊,看他不醒又补了一脚。
闵玧其现在有些烦躁。
昨天作曲结束已经是早上五点,结果还未睡够,耳边便响起了催人起床的声音。
起床气一下子爆发出来。
闵玧其伸手握住了身上人的手腕用力一甩,整个身子翻转过来压在那人身上。
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眼中是隐藏的怒火,却在看到身下人时眼神一怔,怒火马上就熄灭了。
“哥!”
闵玧其一下子跳下了床弄出了巨大的响声惊醒了昏睡的金南俊,一下子跌在地上。
“发生什么事了?着火了吗?珍哥呢?”
金南俊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起来,在看见金硕珍时一下子放松起来。
“哥,你回来了。”
金硕珍点了点头,将炸酱面推到金南俊面前,示意他吃饭。
“去换衣服。”
“哥,去换一下衣服吧!”
两道声音一起响起,一个强硬一柔和,但都透露出深切的关心。
金硕珍点点头却并没有换衣服的动作,只是直直地看着闵玧其。
闵玧其挑起了眉头,认命地掏出木筷将炸酱面揽到身前,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金硕珍这才从衣柜里掏出崭新的白色衬衫和西裤走进了卫生间,并未注意身后的三人已经停下了吃面的动作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
B大有一个传统,虽说是传统却也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流行起来的。
一届新生入学后便是校花校草的评选日,而他们的舍友便是最新一届的校草。
金硕珍,B大经济金融系大一学生,长相柔和,为人温柔,交友广泛,家境虽算不上殷实但也算得上富足,校草这个称号当之无愧。
只是这个校草却不知打扮,终年一身衬衫或羊毛衫,却也让人看得舒心。
耳边突然响起开门的轻微声响,吸引了三人的目光。
金硕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衬衫的纽扣并没有系紧。最上面的三颗纽扣慵懒地解开,淋湿的身体还未干,衬衫有的地方还粘在身上勾勒出纤细的腰线。
“你们下午还有三点的课,是李相赫教授的古典音乐历史学,课本我已经收拾好放在书柜上了。”
纤长的手指扣住了衬衫的纽扣直至最上面的纽扣,盖住了精致的锁骨。
一丝不苟,温和漠然。
“哥,你暑假有什么打算吗?”
金南俊收回赤裸裸的目光开口问道。
“打算?倒没有。你有什么事吗?”
金硕珍从衣柜中掏出一个包装盒,熟练地拆开包装盒露出里面的东西来,是一个蓝色的领结。
手指绕过脖颈带好了领结,披上了西装外套。
“我们几个准备在暑假在酒吧试唱,希望哥可以来看首唱。”
金硕珍理了理头发又整理了衣物,确认无恙时才从穿衣镜前转过身来。
“好呀!你们准备在哪家酒吧驻唱,有地方吗?没有的话我有些朋友有这方面的关系可以帮你们。”
“是要去见什么人吗?”
冷冷的声音响起,在宿舍里格外清亮。
金硕珍愣了一下,随即笑容满面她解释。
“我朋友要来看我”
未了看了一眼闵玧其的脸色,补了一句。
“男的。”
话音刚落,还未等闵玧其追问,突兀的铃声在寂静的空间中分外刺耳,是《Rainism》。
金硕珍抱歉地看了一眼三位弟弟,也不避嫌原地打开了免提,清亮的男性噪声传来。
“硕珍,对不起啊!我这边下雨了来不了。估计只能等暑假了。”
“好吧!那我们下次有时间再约吧。”
对面传来轻缓的笑声和应允声,承诺之后便被忙声打断,告辞之后便挂断了电活。
“这个李在焕呀!”
金硕珍边感慨边脱下了外套,解下了深蓝色的领结。
“李在焕是谁,为什么没听哥说起过。”
这次提问的人换了一个,但话语中的不满却毫无区别,只是语气温柔了许多。
“噢,在焕呀!是我的发小,高中的时候去了英国。号锡,南俊说的驻唱有地方了吗?”
郑号锡得到了答案,但并没有丝毫释然。
语气再次柔和了起来,还隐约带着几丝僵硬的笑意。
“已经有了,是玧其哥联系的,首唱在放假后第七天。”
金硕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思考了一会儿,开口应允了下来。
银色的瑞士机械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金硕珍抬起了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已是下午一点。
“你们赶紧吃饭吧!外面下雨路要难走一点。”
“哥,你下午没课吗?”
金南俊吸了一口面抬头看向金硕珍开口提问道。
“有一节选修课,是和你们一起上的摇滚与K--Bop发展史。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那就赶紧吃饭吧,吃完饭之后还要去上课呢。”
“哥……”
你对我而言,
是我黎明的黄昏的所有诗歌,
我有整个宇宙想唱给你听,
张嘴却吐不出半粒星辰。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