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暗鸦(七)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以后暗鸦就一周一更。
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你们说我写的文章到底是甜的还是虐的?是糖还是刀呢?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虽然说我一直是开坑不填的人。(*^ワ^*)
@糕贩子 @홍콩  @爆米花本米  @是白羽不是白习习  @包头市的戏精豆
过了两天之后,三科所有组员又再次聚于会议桌前,通过投射在墙上的电脑PPT与众人讨论着案件的最新进展。
“金东赫,男,39岁,一家饭店的店主,死亡时间为二十一天之前,是本案的第一受害者。
其死因是用利器剖开胸膛掏出内脏后失血过多而休克而亡,其尸体做了较好的防腐处理。
从此可以得知,凶手深知医学和解剖学。
受害人的社会关系十分简洁,除了在市区的红灯区有一个固定的坐台女郎外再无其他社会关系的纠纷。”
郑号锡的话音刚落,金硕珍面前的幻灯片蓦然一闪切换到了那尊圣女像身上,从案发当天开始已经累计有五十几家娱乐媒体,商业媒体报道了此事,网络的点击量多达五千万人,尽管警方迅速封锁了消息,但此起事件的传播打破了社会稳定,严重影响了韩国警察的形象。
上级已经多次打来。电话甚至设立了代号为艺术品的侦查活动专案组,三科作为这起案子的直属科室自然要担起重任。
在这两天之中金硕珍不仅要自己忙着解剖尸体 还得掐着饭点给那三个废寝忘食的弟弟带饭。
对,三个。最近郑号锡也加入了档案两人组陪着朴智旻和金泰亨查阅资料偶尔也会看看李在焕传来的监控视频。
大家为了这个案子都十分努力呢。
“这是本案的第二个受害者,李东珠,女,33岁,家住城西郊的一位普通农民,死亡时间为八天前,据其丈夫称李东珠十天前因染上皮肤病进城医治后就不见踪影,这次的尸体凶手只是做了基本的防护处理。
经调查受害人脾气火爆似乎与村里人结下了不少矛盾,但经证实都是一些小矛盾且其都有不在场证明。
从两位受害人的死亡时间对比来看,凶手似乎越来越着急杀害别人并将尸体作为一种艺术品进行展览,都警官对凶手作了犯罪心理评估,得出了几个结论。
一,凶手拥有与职位不符的超人才能,最有可能在医院工作,否则防腐药品的来源会有些许限制。
二,男性,身形清瘦,是那种外表沉闷的人。
三,凶手应该具有一定的反社会人格,并崇拜梵高,其证据就是两位死者身上都有模仿梵高笔记所写的英文Artwork,艺术品。
接下来,在焕哥补充吧!”
“我和学沇哥两个人在附近调查了几十家住户的行车记录仪和民众口述均未发现有可疑人员出入。
监控这方面,因为公安监控这几天维修,从外部看起来仍在使用中,但其实内部早已经显示不出任何东西了。
此外,我们也调了附近三条街的路况监控和周遭的店铺监控,但因为店铺大多是对内监控,路况监控又大多存在死角,最终在一家尾街巷口对面的店铺监控中看到一位男子的远景,其男子抱着一尊白色圣女像。
但因为画面清晰度不高,再加之那名男子戴着口罩看不清模样,但从身形可以判断出是一名青年男子,身高在170至179之间,其出现时间为凌晨三点,其中最显著的特征特征是她染着一头薄荷绿的发色。
“SUGA!!”
金硕珍闻言心中一惊,看了一眼坐在首席上的闵玧其,紧抿起了唇角。
那双周年水雾弥漫的眸子染上了一丝惊诧,如同受惊的鹿一样,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闵玧其不由得勾起了唇角,但只是转瞬即逝。
“有什么事吗?金法医。”
慵懒的烟酒嗓一下将金硕珍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放在桌底大腿上的手指被人握住,体温与体温相互切合,带着令人安心的魔力,沿着那股魔力的源头看去,坐在右侧的朴智旻正露出招牌笑容看着与自己相握的手,温暖到不愿再放开。
或许只是因为曾经被别人温暖的对待过,所以便希望自己会成为太阳去温暖别人,但自己终究还只是个暗鸦呀,生活在黑暗中的暗鸦是不会拥有太阳的。
“哥,你没事吧?”
坐在对面的金泰亨站起身来,修长有力的手臂越过会议桌直接扶上了金硕珍的额头,手心的温度灼热而滚烫。
一部分人死于伤心,更多人死于欲望,而我就沉溺于对你的欲望中无法自拔。
“没什么,对不起啊!玧其。”
“呀呀,哥没事就好。对吧?玧其哥。”
郑号锡摆摆手,轻笑着对坐在主座上的闵玧其说道。
最深处的孤独就是你明知道自己的渴望,但是却只能对它装聋作哑。
相信我可好,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
“会议继续,轮到朴智旻了。”
接下来的话语金硕珍早已经无心去听了,现在的他满脑子都回荡着一个在他看来荒谬的想法。
他居然会认为那个人不是SUGA!为什么呢?
这种感觉就如同那时升起的“他绝对不会伤害我”的想法一样,看似荒谬却让他不得不信服,有种诡异的安心感。
但是SUGA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不就是一个杀人凶手吗?第二次见面时也是一脸血的出现,对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可是为什么他会认为凶手不是SUGA呢?
明明是差不多的身高,一模一样的发色,可是为什么他对SUGA一点怀疑都没有呢?为什么呀?!
因为你就是我想寻找的光明,只是因为如此而已。
王与城邦,你是我的王,而我是你的城邦。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