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仅一天(三)

深坑又更新了, @糕贩子 答应你的,这个写完之后我会去写你的生贺,还有祝我的糕生日快乐,ผมรักคุณ,Jeg elsker deg,Amo il vostro,Ma armastan sind,我爱你。

灯光璀璨的舞台,疲惫忙碌的生活,我们站在原地展望着未来。
如果有两条相互交织的平行线,那么是不是可以通往所有我想去的地方?
时间是飞逝着从我们的指缝中流走的,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时间飞逝,却无可奈何。
有些人正如这时间,离开后便不可挽回。
也有人正如这时光,终会相逢。
说实话,金硕珍并没有想和李慧敏再次见面的打算,但他心中明白他们还是会相遇的,比如现在。
这是大二新学期的第一堂课,金硕珍坐在梯形教室的前排看着台上的教授讲述着理论知识知识,想让自己的思绪聚焦于活动黑板之上,但意识却清晰的告诉他李慧敏正在看着自己。
铃声响起,台上的教授看了一眼腕表,宣布下课,学生们开始纷纷收拾自己的笔记,两三结伴的走出教室,室内一下子寂静下来,金硕珍见人都差不多走完了这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那个,硕珍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一聊。”
熟悉的女性嗓音响起,在寂静的教室中显得格外空旷。金硕珍将书装进书包的动作一怔,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秒钟。
“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我不会怪你的。”
李敏慧看着眼前低着头闷声回答的金硕珍,心中那块柔软的地方一下子被触动,她知道是自己不对,但这就是生活呀!
“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吗?就是今天。我本来打算和你一起去听防弹少年团的演唱会的,但现在……”
李慧敏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泪水盈满了整个眼眶,强忍住泪水继续说道。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去看一下,权当做你我之间的告别吧。”
眼前的少年低垂着头,过了一个月略长的刘海半掩在眼帘之上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窗外明媚的阳光投射在他的身上,晕开一层金光步仿佛如神明,不沾尘世半分。
她当初所看到的是金硕珍的少年感,偶尔卸下眼镜时的惊艳,更多的是那温柔的笑意,几曾何时见到过金世珍这幅表情。
像是整个世界都以他为原点成为了黑白两色,色彩被剥夺,光感则被扩大了无数倍,耀眼却让人感到悲伤,就像是一张被泪水洇开的水墨画。
过了许久,金硕珍听到纸张被风吹落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身边早已经没有李慧敏的身影,一张演唱会门票静静的躺在地上,白色的票面上六位少年身穿西装站在殿外的阶梯之上扭过头来,视线穿过空气直对上金硕珍的眼睛,那目光如水,似乎要把他淹没其中。
结果终究还是来了。
金硕珍抬眼望向马路对面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万人体育馆,立在原地。
说实话,他的确很讨厌这种感觉,这种迷失的人群之中没有目的的逆行而走。
湖中的荷花在7月的时令尚未盛开之际,是最美好的。
十八九岁之时,离开了中学校园,离开了爸妈,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和朋友们谈着人生,说着未来,谈着风花雪月的恋爱,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然而却又时常像一个小孩一样毫无头绪,对正在发生的一切不知所措,就像夏天过了一半的时候,
那些炎热啊,炎热啊,阳光啊,雷雨啊,
一切都已经到来,
一切都正在发生,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一切仍然都在等待着答案。
九月份的空气中已经有了些许秋天的凉意,但却又并未完全褪去夏日的炎热,身边往来穿梭的人群嬉笑着往对面涌去,脸上挂着幸福的笑意。
而这一切与金硕珍格格不入,他就像一只只能发出18赫兹的鲸鱼被投放到了鲸鱼群之中,无助且迷茫。
低下头让略长的刘海盖住眼胖,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的情愫,手掌心中所握住的门票用它柔软却又不失坚韧的棱角提醒着它的存在。
未拨通的电话显示是红色的,刺疼了金硕珍的眼,屏幕逐渐暗淡,直至坠入黑暗。
金硕珍再次将目光投向对面的万人体育场,广场外的巨幅海报随风飘摇,少年的脸也变得若近若远,将手中的门票展开在路灯的闪烁之下,那六位少年的面孔忽明忽暗如同诱人的撒旦。
A区一排8号
金硕珍沿着指示牌走到了票根上所写的位置,一路上有不少女生的窃窃私语传来,但却因为调试音响的电流声他并没有听清。
A区是正对舞台的虚伪,金硕珍顺着座位号一路数过去,终于找到了8号,是正中央的位置。
身边的座位早已坐了人,神情期待。
金硕珍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果然只是我一个人来看呀!
入座之后抬眼便看到舞台正中央的巨型灯罩,待会要从这里面出来吗?不等金硕珍反应过来,全场的灯光突然暗了下去,相反的那个巨型灯罩中投射出了光芒,人影慢慢的上升投射在那白色的灯罩之上,其中有一部分是透明的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人的面孔。
那是似曾相识却又模糊不清的感觉。
身旁的女生在那灯光打出之时便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手中的横幅也举过头顶不断的摇晃着,上面防弹少年团的名字也被摇曳得飘扬起来。
其实就在眼前,明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但那距离却总让人觉得永远。
追星,不就是这个样子的感受吗?
明明是遥不可及的星辰,却因为它的一次闪耀而触动了心弦,从而想要追逐。
它的所言所行,全部闪耀着光芒,太过刺眼,于是便闭上双眼,但内心却还是是无法停止对它的憧憬。
就像一座神庙,即使荒芜,仍然是祭坛,一座雕像,即使崩塌,他也仍然是神。
这就是明星所存在的意义吧!
追逐的美好的人,从而使自己也变得更好。
“love  yourself,
无论你在何处何方,
只要能听到这首歌,
那么请等一等
等时钟漫过沙海,
等岁月跑过山丘,
等我来到你身边,
请等一等,
等群星的来信,
等大地的亲吻,
等宇宙的呢喃,
等这首歌唱完。”
热烈而激烈,他并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描述他此刻的感受。怎么说呢,就像看到了遥远的星辰就这样近在眼前一样。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认为他们只是长得帅而已,但现在却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陷入他们的魅力,无法自拔。
他看他们在舞台上跳跃,挥洒汗水,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未来,如果成为演员的话,那么他会不会也会像这样成为聚光灯中的焦点,在万千人的呼喊之下出场?
有些歌手没有红的时候,你会觉得他们唱歌就只是为了你一个人而已,就如同万人的舞台只有你一个观众,空旷但是却清晰。但当他们红了的时候,你便没有了当时那份欣喜和独属,就如同万人的舞台一下子被填满,喧闹而遥远。
虽然粉丝的增多会让你替他们高兴,但内心却依旧有些不舍。因为那是你发现的,你所喜爱的。
人,凡是自己所喜欢的大多数是不愿意与人分享的,这大概便是所有所谓的占有欲吧。
那些青春年少时的怦然一动,那些在回忆绝路的未名心事,那些在骄阳似火下的汗如雨下,都成了我们青春的组成部分,是我们青春的一部分,不可割舍。
青春是一个迷,花样是一个词,年华是一个里,花样年华,是一场孤独的旅行,是防弹少年团的心路里程。
从I need U的迷茫到Run中青春的无畏,Fire的叫嚣与疯狂,Save me中的悲伤,最后汇成了血汗泪的成熟,青日的友情重遇,not today巾的反抗,这便是青春,每个人都在经历的青春。
泰戈尔曾经说过一句话,有些看不见的手,如同慵懒的微风,在我的心上轻轻弹奏着乐章。
“今天的演唱会大家高不高兴啊!”
厚重的低音炮响彻在整个会馆之中,剧烈舞蹈之后的喘气却变成了诱惑的尾音。
“高兴!”
“马上就要和大家说再见,我真是有些舍不得。”
软糯的奶音在这一刻变得诱惑起来,但依旧带着些许不舍。
“欧巴,你不要走!”
“虽然说马上就要和大家说再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再次相遇,但是这是我们首尔演唱会最后一场,所以有一份独特的礼物想送给大家。”
金硕珍抬起头来看向说话的人,一头银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投射出白色的光芒,他仿佛就生于舞台,他就站在那里,不用说话,便倾倒众生。
“是一份很特殊的礼物。”
清亮的嗓音使人百听不厌,金硕珍看到少年的那一刻,仿佛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邻家弟弟。
我想要照顾你。
“谢谢大家这么多年对我们的支持,我这个希望呢,都是因为大家而存在的。”
是充满活力的声音,少年俊朗清秀的面容使人一见误终生。
“那么接下来大家请看屏幕吧!”
慵懒的烟酒嗓一下子激起了他的记忆,金硕珍不敢置信的看着舞台上的六个人,恰巧视线对上了离他最近站在舞台边缘的少年投来的目光,染着橘发的少年似是看出了他眼中的惊诧,朝着他眨了眨眼,应该算是默认吧!
当金硕珍还沉寂于那巨大的冲击之中没有缓过神来时,六人身后那巨大的屏幕已经开始播放起了影片。
“想和我们一起去旅游吗?想体验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感觉吗?是的,我们六个将会参加综艺节目《旅行吧!》,这是一档与粉丝一同出游的节目,我们是他们的第一期嘉宾,现在我们将会在在场的粉丝当中选择一位我们的粉丝搭档,和我们一同生活三个月。那么准备好了吗?”
影片播放到一半,全场的尖叫声便已经盖过了影片的声音,闵玧其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毕竟与自己的偶像零距离接触这样的机会,如果突然降临,是个人都会激动的吧!
闵玧其环顾一周,入目全都是激动和雀跃,视线看向前方时却看到一排中间那个惊诧的人,不由得笑出声来。
他惊诧的估计不是这样的机会,而是我们会在这里吧!
“大家听清了吗?如影片所说,我们将会在在场的粉丝之中选一位作为我们的搭档,和我们生活两个月。”
“大家是不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呢?”
“大家期待和我们一起生活吗?”
“呀,没人回答吗?我的心好受伤。”
经朴智旻这么一说,全场的粉丝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回答道:“期待!”
“那大家准备好了吗?在这场演唱会的最后,由我们的灯光来随机选出一位吧!”
朴智旻露出他的招牌眯眼笑,随手打了个响指,全场灯光全部暗了下来,只有一束光芒在那寂静的黑暗之中闪耀着,它随机的跳动着,就一如粉丝此刻激烈的心跳。
“这次就让我来喊停吧!不知道会是那位漂亮的阿米女神呢?”
金硕珍这下子全部认出来了,现在正在台上说话的人是第一次取快递的那个人,而那个快递的原主则是舞台右手第二位的那位。
那束灯光还在闪着,在那寂静的黑暗之中无数双眼睛盯着它,期望着那束灯光会投射在自己身上。
“停!”
金硕珍被那突突如其来的光亮照耀地闭上了眼睛,眼角被刺激出了些许生理盐水。缓慢地眼睛似是适应了这样的光芒,睁开眼之后会场是一片寂静,最后又响起夹杂着尖叫和叹息的混乱声响。
“这位粉丝请你上来吧!”
“不是女生啊,但是依旧是很漂亮的人。”
漆黑一片的会场之中,只有自己的位置和舞台是明亮的,他就这样坐在座椅上看着舞台上向他伸出手的人,四方形的嘴透露着笑意。
仿佛时间都慢了下来,他缓缓的起身走上前,经过保安推开了栏杆,然后握住那只伸出的手走上了舞台,一下子灯光再次聚焦在他的脚下投出一片光影。
“恭喜你,你将会和我们在一起生活两个月。”
手心中的体温并没有抽走,反而握得更紧了。金硕珍抬头看向面前的少年,下垂眼四方嘴,不管怎么样都是可爱的长相。
“准备好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吗?”
“如果准备好的话,那就和大家道别吧!”
“今天晚上与大家的聚会就到此结束,我们再见吧!”
“请一定要继续支持我们哦!”
“谢谢大家。”
灯光落幕,人群散场,但那份记忆,那份感情永不会忘。
你知不知道?
你一念之间,我便萧瑟一生。
我们是人类,却不是同一种人,黄粱美梦也只不过是一纸荒凉,这世界有人长大,有人成熟,也有人永远是少年。
你呀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闯入心房,却又继续流浪。
你呀你,是自在如风的少年,飞在天地间,比梦还遥远。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