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告白(生贺)

在这里先祝我的糕,你生日快乐,这个是下午随手写出来的短文,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你吧,然后中考一定要加油哦! @糕贩子 我做不了第一个送你生日祝福的人,那就做最后一个吧,反正都是一。
《告白》
歌者:陈翔
炎热的天气正配六月的性格,火热而烦躁。
金泰亨无聊地转着手中的铅笔,课桌上摊开的笔记本被夏风吹动翻到尾页,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金硕珍,满满的金硕珍。
目光向窗外看去,高一教学楼的对面便是高三冲刺教学楼,他似乎看到那人直起腰板执笔记公式的样子。
上午的阳光将影子拉得很长,他也一样,影子是平行的,但金泰亨却感觉他们的影子重叠了。
金泰亨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撇了撇嘴,将头埋在书里,为什么不下雨呢?
金泰亨永远记得自已第一次见到金硕珍的场景。那时他刚参加完中考,老天爷似乎已经考砸了一般,在天堂哭泣。金泰亨一出考场便被雨水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他顶着考试袋冲进公交亭时另一个人也同时冲进了公交亭。
栗色的头发低垂着交结在一起,雨水将白色的校服打湿勾勒出挺拔的身体。
“刚中考完吗?”
连声线都同想像一般动听。
“啊…嗯”
金泰亨木讷的应道,他不敢对上金硕珍的眼睛。那双被雨水淋湿的瞳孔,有种奇异的美,漆黑的眸子里仿佛盛着一慕精致的悲剧一般迷人。
“初三就是好,那像我现在依旧在补课呢”
“哥,是高二的吗?”
“内,很辛苦的”
金泰亨偷瞄了一眼那人的校服。第六高中,是自己学校的高中部,还真是有缘呢!
“呀,玧其!”
突然响起的声音将金泰亨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再见了,小学弟”
金泰亨看着金硕珍奔向闵玧其,心脏不由得空虚起来。
无穷无尽的雨水从灰色的云层上飘洒下来,也下在年少的心里。目光低垂着无心去听雨拍击的声音,似乎是上天注定一般,金泰亨弯腰捡起脚边的学生卡。
“金硕珍,金硕珍,金硕珍”
第六高中高二17岁的金硕珍。
按开开机键,鲜红的日期刺疼了金泰亨的眼晴,距高考还有3天,那个人只有三天时间在自己的眼前。
金泰亨看着满屏的知识点突然想起来金硕珍曾经对自己讲过那粉红的棉花糖,他对他的心思不正是棉花糖吗?甜腻却苦涩。金泰亨揉了揉发红的眼睛,今天下午逃课吧!
金硕珍,我还要瞒着你多久?我又能瞒着你多久?
甜腻的气味弥漫在金泰亨鼻间,粉红色的心形棉花糖,是金硕珍唠叨了很久却一直没有时间去买的,不得不说十五岁的他拿着一支粉红色的棉花糖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但金泰亨知道他想了很久的事,今天该说了。
金泰亨站在大树后面偷偷看着到处拍照卖萌的金硕珍,真的比自己还像一个孩子。
“哥,硕珍哥!”
金硕珍正在跟物理老师拍照,却听见自家狮子的吼叫,疑惑地回头便看见树干旁露出的衣角,轻悄悄地来到狮子身后用力拍上他的肩膀,看着自家小狮子惊诧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不是在上课吗?怎么跑这来了?是不是专门翘课来给我送别呢?小狮子?咦!这是什么?棉花糖!!”
金泰亨愣愣地看着金硕珍撕开包装纸小心翼翼地舔食着粉色的棉花糖,粉色的舌头将糖缕卷成一卷放入口中,带着猫的优雅。
原本愣在原地的金泰亨就如同启动机关一般飞快地吻上了那双水润的唇,青涩的吻技却让金硕珍双颊飞红,用舌头将糖缕卷于自己口中,甜蜜至极。
糖在口中融化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苦,这便是吻吗?
带着年少的冲动与纯真,金泰亨抬起头来对上面前金硕珍错愕的表情,舔了舔嘴角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说我喜欢你,我在那个下雨天就应该说了。”
低沉的嗓音无比清晰的传入了耳畔,染红了少年的耳垂,少年的双颊,与少年手中的粉红色的棉花糖正好相配。
爱在夏天倒数计时的问我,我要瞒着你多久,我在那一次下雨就应该说的。
第六高中高三(一)班 十八岁的金硕珍,我爱你。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