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962463

@isjindaaay
我一个过气网红的垂死挣扎。
求点赞,求评论。
——
“这孩子的父亲因嗜酒成性,最终在一次醉酒之后用空酒瓶打死了他的母亲,而不幸地是这一切被藏在衣柜中的这孩子全部看到了,因此这孩子现在变得十分孤僻。记住,一定要温柔一点,别去刺激他。哥,你可以进去了。”
金南俊边说边握住把手推了门,入眼是一场狼籍,厚重的窗帘将室外刺眼的阳光遮掩的不透半分,而金硕珍抬眼看去便看见了缩在墙角的少年。
“内,南俊,你有见过我不温柔的样子吗?”
“啊?!”
“没有什么,你先出去一下吧,我和他单独谈谈。”
“哦,好。”
金南俊走出门外,想了想最后只是虚掩上了门。
不久房间中传来了重物落地的闷响声,急忙推开门查看但却入眼的那一刻愣在了原地。
金硕珍正在与那孩子纠缠在一起,周围满是凌乱的画纸,金硕珍居高临下的骑在少年身上神情是十足的嘲讽。
金南俊回过神来想要冲过去,这时便听到金硕珍一声怒吼。
“金南俊你给我站在那!"
话是对金南俊说的,但金硕珍那目光却盯着少年的脸。
“田柾国,是吧?很好,会哭,会闹,会生气,会打架,终于不像一个死人一样了。
我呢,我叫金硕珍,是你以后的监护人,记住我这张脸,从今天开始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在我这里你毫无特权,在我未同意之前你不可以随意死亡,否则就算你去了地狱,我也会把你抓回来。
你的命是我的,所以一定要万分重视。
就像初春三月冰初开,就像桃花五月迎枝笑,就像暖阳七月照心房。
我的世界在你未到来之前黑黑的,暗暗的,浑浑沉沉日日不知所终,你的到来,惊醒了独自一徘徊的我,一下子万物生春,寒冰化开,我的春日己悄然而至。

——
“哥,你知道怎么样可以让灯泡快速亮起来吗?”
田柾国侧头看着专心致志地连接电路的金硕珍,真是漂亮。
“什么方法?”
金硕珍回了一句,目光始终盯着手中的电路,突然唇被人堵住。
“田……柾……国”
一吻完毕
“哥,你看电灯泡亮了哦”
金硕珍看向电路电灯泡的确亮了。
“哥,你知道吗?让电灯泡亮的最快方法就是秀恩爱呀!”

——
高中时,金硕珍追田柾国搞得全校皆知,但每次都被田柾国无情地拒绝,但金硕珍依旧对田柾国很好。
或许是因为被爱的优越感吧,田柾国也继续心安理得地享受着金硕珍的照顾。
后来,金硕珍毕业了,田柾国才发现自己有多么不习惯没有那人在身边的生活,心里空荡荡的。
是失落吧,对,一定是。
一年过去了,田柾国选择了金硕珍所在的重点大学,他没有金硕珍的辅导居然也考上了。
开学报到那天,大二几乎全部出动在火车站接新生,田柾国一下车便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金硕珍,笑了笑,从背后抱紧了一年来心心念念的人,怀中人明显怔了一下,无奈地松开手。
“学长,你好,我是田柾国,性别,男,年龄,17,爱好,金硕珍,现在正在对金硕珍表白,不知是否同意?”
〈我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宠你看你想你念你要你爱你。〉

——
我和金硕珍是兄弟,从我和他出生起便被别人拿来比较。
懂事之后,别人因为我的自尊心而闭口不谈时,我却发了疯一般想要超过他。
他是第一,我便是第一,甚至高中大学都与他一般甚至要做得比他更出色。
别人说是因为我太过于争强好胜,可是只有我知道,我从小就知道,对于任何人我都可以俯首称臣,但对于他来说,我只求并肩而行。

——
“你们听说了吗?金硕珍和闵玧其昨天下午在学校操场打起来了,啧啧,这想想都刺激,最后好像是金硕珍赢了,卧槽屌爆了呀!”
“我听说了,据说是因为一个一年级的学弟而打起来的。没想到啊,一向以温柔著称的金硕珍也有生气的时候。”
田柾国打了一个哈欠,推开前面议论着八卦的同校同学,径直向学校大门走去。
我并没有听说过,但是我看到了,我看见我的神明。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