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962463

@糯米糕
段子三连击
——
“泰亨,你先走,我殿后。”
金硕珍一脸严肃地对金泰亨说道,黑暗中他脸上的汗珠被唯一的光源照耀地闪闪发亮。
“不!哥,你先走我来殿后。”
金泰亨转头对上金硕珍的眼眸,那双眼中泛着光芒,滚烫而炽热。
“泰亨!”
金硕珍的牙齿抵上了下唇,手臂抚上了金泰亨的肩膀。那手臂似乎有千斤之重。
“哥”
金泰亨的声音本就低沉至极,现在又平添了一丝坚定。
在这昏暗的空间中,他们就是彼此唯一的依靠。

这样就完了?ฅ( ̳• ◡ • ̳)ฅ

金硕珍将手机气愤地朝身下的沙发摔去,对着一旁的金泰亨说道:“我让你跑你就跑呀!我……真是的!平时我让你慢点的时候,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金泰亨迅速解决完最后一个敌人也不管胜利的奖品,将手机放在茶几上,揽住金硕珍的腰朝自己的方向带去直至鼻尖相抵。
“我可是很听哥话的。可是谁让哥说的是不要慢呢,那么我只好快一点了。所以说,这怪哥呀!表达不当。”
臭小子!!!
————
金泰亨在遇见金硕珍之前,已经活了几万年。
忘了说,金泰亨是一个魔鬼。
金硕珍有一天问金泰亨,水雾的眸子闪烁着光芒,如同穿越了时空的星辰。
“泰亨,在遇见我以前,你有喜欢的人吗?”
金泰亨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伸出手握住了金硕珍的手。
“当然有了,在几万年的时间里不喜欢一个人是会很寂莫的。”
金硕珍抿了抿嘴,抽出自己被紧握着的手佯装不经意地开口。
“那他们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金泰亨看着金硕珍的双眸,在其之中清晰地倒映着他的样子。
你的眼中只有我。
“我想想,我喜欢过一个牧师,一位医生,一只桃花妖,一位警察……”
他们都是你。
金硕珍撇了撇嘴,反手握住金泰亨的牛凑到自己的薄唇边。
“好嫉妒他们呀!”
“对呀,我也好嫉妒他们”
金泰亨低头亲上金硕珍的额头,满目温柔。
好嫉妒他们不用看心爱的人死去然后经过很多年的等候,等心爱的人再次落入这红尘中。
金泰亨的眼底划过一些忧郁,在一次次的转世中寻找心爱之人,然后陪伴到老。
不过,还好。
你在,就好。
————
金泰亨将新买的盆栽放在书桌边,突然盆栽晃动起来就像阿拉丁从神灯里解放一般似的从盆栽里冒出来一股烟,从小变大,化作翩翩的长发少年站在书桌上。
一袭白袍,长发戴冠,眉目秀丽活脱脱十六七岁的古代美少年模样,这情景太诡异了!完全不科学啊!
“你是什么东西?”
“吾乃是神。”
白衣少年缓缓地从桌上下来与金泰亨平视,眨了眨漂亮黑幽的眼睛认真地自我介绍。
“吾乃金硕珍,天庭御花园的待花神”
“你是在骗鬼吧!我看见你从盆栽里冒出来的,你骗不了我的”
“吾不骗鬼,吾也不是妖魔鬼悸,虽然吾并非大神,但大小也是待花的神仙。”
金硕珍一脸委屈的表情为金泰亨细细解释。
“吾在御花园当值时不小心将赏花的王母娘娘责骂一番,司花神说吾少根筋,看不懂神仙脸色尽得罪神,于是罚吾下界修行,了解凡间的人情世情方好侍奉上神,等吾开窍之后才能重这天庭。
吾是被司花神封印在花中的,司花神说是吾修行的第一关吾太无聊就出来了,你一定要供养我呀助吾一臂之力,陪吾修行。”
金硕珍用力地眨了眨他真诚的眼睛,活像讨人欢心的小狗,如果有尾巴他一定会边说边向他摇尾乞怜的。他真的是神吗?
作为神的话,他何止少根筋,根本就是无神经。那有像他这样自爆黑历史的神仙呢?
“既然这样我供养你,你就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吾……吾……”
金硕珍手不自觉地捂住肚子,作为从来不说谎的神仙,他一紧张胃就开始疼。面对金泰亨汗颜不已,低头小声说“吾道行浅,又不闻人间烟火,末曾帮人实现愿望。”
“道行浅啊!这么说我供养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我要好好想想才行。”
金泰亨看着金硕珍,亏他好意思说自己是神仙完全是个天然呆,实在太没用了。
“那个……你想好了吗?”
金硕珍小心翼翼地问道,却不料被金泰亨一把抱起朝床走去。
“那就开始修行的第一个任务,给我暖床好了。”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