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962463

@是白羽不是白习习
你没有回我消息,所以我就擅作主张给你写了全部cp的。
过气写手的垂死挣扎,强调三遍。
题目的意思呢,如果你用九键按照题目的顺序打出来会是我爱你。
遇见我更文还不赶紧评论?
————
我叫金阿米,就读于防弹高中高一七班,我所生活的世界是一个搞基的世界。
我们的校长是一个十分和蔼可亲的人,方时赫,外号放屁帝。
我至今依然记得在开学大典上校长说的一句名言,“我校师生平等,教风轻松,学风上进,硬件齐备,在此欢迎大家选择我校就读。”
等开学大典完毕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明白,那所谓的师生平等,就是社团前辈田柾国同学可以随意的将体育老师朴智是摔翻在地,我敢说我当时就愣了吗?
所谓的教风轻松就是文学老师郑号锡上课上到一半时,让我们自由阅读课文,然后跑去找保健老师金硕珍说他头疼。呵呵,一大早把头往墙上撞的不是你吗?
还有那所谓的学风上进,其实就是班长金泰亨带头翘课常住保健室一号病床,连晚上都不回家。
硬件齐备倒是真的,一百多架钢琴吉他,可是音乐老师不在我们上个毛线啊!当然我们伟大的闪天才偶尔也会教我们几首曲子,这种偶尔只在保健老师想学钢琴时才有,对此我只想说两个字,呵呵。
还有什么欢迎。屁勒,我们班主任一开学就对我们说,不准请假,就算请假也不准去保健室,金老师我们都懂的。
有段时间保健老师的手机铃声是孤独的人,于是班长,音乐老师,体育老师,前辈,文学老师,班主任一瞬间都将铃声换成了孤独的人,几天下来我们全班都会唱了。
有一次我和我闺蜜去食堂吃饭,老远就看到体育老师,音乐老师以及被夹在中间的保健老师,明明是人满为患的午饭时间但他们三人周围十几个餐桌空无一人。
只见音乐老师一脸耿直的将碗推到保健老师面前,又十分顺手的将筷子塞进保健老师手中,连角度都恰到好处,这一定不是我所认识的音乐老师,您的实权呢?您的王霸之气呢?您的逼—呢?
这边的体育老师也不甘示弱的将保健老师揽进怀中,那双眼睛就如同狩猎的豹子一般危险的眯了起来,闪烁着野性的光芒,更要命的是,朴智敏他,他,他还舔唇了了。你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软糯至极,被田柾国过肩摔的朴智旻吗?
说到田柾国那就不得不提前几天在我们学校教室发生的一场血案,田柾国和金泰亨在教室后面因为一点琐事打了起来双方最后都受了伤,但是奇怪的是,打完架之后两个人就像没事一样,互相搀扶着走去了保健室,听着保健老师心疼的唠叨露出了诡计得逞的笑容。气的班主批假条时,竟生生地在我们面前掰断了一支钢笔。
其实这也不并算什么,我们的文学老师才是最惨的一个。
曾经在我们的文学课上文学老师接到保健老师的电话,说是因为班主任叫他开会,所以今天晚上的邀约并委婉的推到了。
当时文学老师的心情是十分崩溃的,那天的阳光明媚,于是我们的文学老师便开始呤诗,“是因为那碧色晴空和璀璨阳光,我的眼泪才如此清晰可见吧,为何爱上的是你?为何偏偏是你。”文学老师以45度的角度仰望天空,忧郁至极。
看完了这一切的我只想说一句话,保健老师啊,你可长点心吧!
——————
金硕珍照平时一样从衣兜中掏出钥匙旋开门把手,在看清门内事物的那一刻呯地一声关上了门。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再次推开门,房中的景物依旧丝毫未变。
金硕珍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客厅中的六位“美女”,刚才冷静下来的理智又再次面临着崩溃。
有猫耳猫尾的咖啡女仆。
闵玧其!你此时难道不应该是一副fuck you的黑脸吗?怎么还满脸笑意?!!!难道是被闵玧智附身了吗?
有身形魁梧的学生少女。
金南俊!你是里兜呀!!为什么还要一脸娇羞呀!我们难道要改名叫防弹少女团吗?!!
有身形苗条的高丽仙女。
田柾国!你怎么了?我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大可不是让你去穿女装的呀!!
有活泼可爱的瓢虫精灵。
泰亨呀!虽然你有时会脱线抽风,但我从未放弃过你呀!你怎么这样轻易地就把自己给放弃了呀!
有身姿妖娆的兔女郎。
郑号锡!我知道你是女团舞的楷模但是你也不至于模仿到这种地步吧!!
有笑容可掬的白衣天使。
朴智旻!我的小天使呀!你怎么就这么轻易地坠落了呢?明明那么好一孩子,怎么说毁就毁了呢?
金硕珍无力地抽了抽嘴角问道:“所以是怎么一回事?”
“521礼物呀。”
闵玧其一脸理所应当的回答道,朴智旻走过来拉起金硕珍的手臂朝沙发走去。
“我们给了哥哥礼物,那么礼尚往来,哥哥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们礼物呢?”
金硕珍机械地跟着朴智旻的脚步,暗自吐槽女装算那门子的礼物呀。
“可我并没有准备呀”
“没事,哥人在这里就好了。”
金硕珍发誓他一定在朴智敏的眼中读出了危险的意味。
果然,
第二天
“我才不要这样的520礼物!”
————
“没有人跟哥说过哥顶胯的样子一点也不色情吗?”
田柾国说这句话的时候全员正在为马上便举办的巡回演唱会而做着最后的排演准备,而此时的他们正在公司练习室练习着《鸦雀》的最终舞蹈。就在金南俊唱完第一句时队内的忙内突然就对着镜子里的金硕珍说道,借着换位的空隙将戏谑的视线投向队伍那一边的金硕珍。
金硕珍本就因为几日高难度长时间的舞蹈训练而强撑着,此时又听到了田柾国的话语,不由得愣在了原地,腿还未落地音乐却先跳过了节拍,他慢了一拍。
试图加快步伐跟上,但却发现不知何时音乐声早已戛然而止。
一转头便对上郑号锡那双漆黑的眸子,它正在吞噬着自己的视线,金硕珍不由心下一紧。
“对不起,号锡,我刚刚走神了。”
郑号锡在他心中的形象一直就像一个老师一样,亦师介友,是一边装作和自己玩一边教训自己的人。尤其是在舞蹈上,更是严格。因此在他对上那双眼时,心情便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了。
但是在他的注视之下,郑号锡只是笑了笑,脸上是金硕珍在镜头下见过最多的那种充满希望的笑容。
“没关系,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大家也都累了,休息一下吧。”
郑号锡的话顿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更甚,甚至略带了些戏谑的意味。
“不过哥顶胯的样子真的一点也不色气呀。”
“对呀,哥真的一点也不sex呢。”
朴智旻从角落取过矿泉水丢给瘫倒在地的成员们,将自己和金硕珍的水握在手中朝金硕珍走去。
“要我说,哥还是哭泣的时候最色气,不是吗?漂亮到让人想要摧毁。”
金南俊的眼角弯了起来,舌尖掠过唇瓣,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侵略性。
“呀!玧其你也不管管他们。”
身为大哥这样被弟弟调戏,金硕珍的羞耻心在作祟迫使他尽快转移这个话题。
闵玧其靠在镜子上打量着眼前的金硕珍突然开口说道:“转过去。”
金硕珍被闵玧其这突如其来的命令搞得有些疑惑,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下意识的转过去。
“怎么了吗?”
“白色的,四角”
金硕珍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他今天穿的是一套白色的排汗服,在经过长达四小时的舞蹈训练之后早已经被汗水侵透。白色的布料紧贴着小麦色的肌肤上,显得肌肉若隐若现。
“闵玧其”
被比自己小三个月的弟弟兼情人这般调戏,金硕珍本就薄的脸皮彻底变得通红起来,想安恼羞成怒的甩门而去,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被金泰亨抓住了手臂。
“哥,你知道湿身舞吗?”
金泰亨的标志性的低音炮在耳边响起,金硕珍还未从这声线的诱惑之中回过神来,从头顶倾泻而下的那股冰冷感便将他拉回了现实。
“哥,要不要试试呢?”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