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暗杀军校(一)

01,
意识逐渐转醒,模糊的的视野逐渐清晰起来。眼中所呈现的不是他所熟悉的任何地方,反而像他三年前的军校教室一般,一样的严穆且压抑。目光环视一周,视野环绕至讲台时停了下来。
“欢迎,朴智旻少校。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讲台上站着的男子对上他探究的视线绽露出一个蛊惑人心的笑容。男子身上穿着上级军官才可穿的藏青色军服但却没有任何军衔的标志,军帽被放在讲桌上,帽檐上克利亚军事帝国的国徽被擦得锃亮。明明没有任何军衔但却穿着上级军官的军服,实在有些违和,但身为军人的理智和冷静告诉他切勿躁动静观其变。
“啧”
不耐烦的咂舌声传来,打破了教室的沉默。
“闵玧其上校,请问有何问题吗?”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男子闻言脸上的笑意更甚,点头说道:“在座的各位都是帝国的精英,我刚看了各位的履历,大多都是军官世家,在校成绩优异,对于帝国的贡献也都十分突出。今天将各位集中到此是要再次对各位进行训练,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是你们唯一的教官。”
“你在开玩笑吗?我都从战场生死之间获胜了,结果现在还要听你一个连军衔都不明的家伙凭什么呢。”
清亮的嗓音使朴智旻一下子从记忆中搜寻到了人物,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想而转头朝声源处看去。果然,是撒利特区的田柾国上尉。两人曾经在欧利法之战中合作过一段时间,也算熟识。
“于三年前凯撒之战中失联的金硕珍将军,如果按年龄推算现在应该是二十八岁了,就是你吧!”
“中校的权限吗?但鲜少会有人注意三年前那场战争。金南俊中校是由于什么原因而观注的呢?”
金南俊愣了一下,抿起了唇,本就硬朗的脸部轮廓也因此变得更加冷冽起来。
“是有原因的吧。我们继续,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帝国南部领海上的一个孤岛,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途径是每周一次的资源补给,岛屿可活动范围仅一百平方千米,所有基础设施将由机器维持运行,这里是帝国中技术化最高的地方,在各位完成任务之前,整个岛上就只有我们七个人。”
“任务呢?任务是什么?”
“帝国找各位来这的目的”
金硕珍停顿了一下,又再次绽放出笑容。
“帝国找各位来这儿的目的就是杀了我。”
“只要能杀了我,无论是个人还是团队作战,只要能杀了我。我身体中连接帝国中央的通感影像将会消失。届时帝国会派人在24小时之内接回各位,而且前途光明。”
“我的血肉将是在在座各位的垫脚石。”金硕珍唇边的笑意更甚。
“当然各位要先杀了我。”
“只要能杀了你?”
“是的,金泰亨少校,只要能杀了我。”
手指飞快地给新型的微型手枪上了膛。视线通过微型瞄准镜对准了目标。手指轻扣板机朝金硕珍所在的方向开了一枪。空气中有淡淡的硝烟味的划破空气直镶入了黑板之中。
被躲开了。
“郑号锡中校,多谢提醒。各位的配置武器都放进各位的移动空间中了,但子弹是有限的。那我们现在开始上第一堂课,军事理论研究课程。”
时隔多年的军事理论教育,比当年更加枯燥乏味,他们都已经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自然也没有那种热血的冲劲。
闵玧其皱着眉头,看着讲台上显示出的文字。在军校时他便讨厌上理论课,因为他相信比起理论,实践才是真正的关键。
如果抛开即将开始的枯燥军校生活不说,接下来的一切实在让人期待。视野中的金硕珍正面对着他们躲过了来自田柾国的一记飞刀,嘴角还挂着笑容。
“田柾国上尉,上课时间是不许允许攻击的,记住了吗?”
真的有些有趣起来了。
“这里就是各位的宿舍楼,分为两层,一楼为公共区域,二楼是卧室。我的卧室在二楼的正中央,右边依次是闵上校、金中校和金少校的房间,左边依次是朴少校、郑中校和田上尉的房间。
那么各位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熟悉一下周边环境,为作战做好充分准备,今晚9点查寝。”
金泰亨看着站在前方温文尔雅的男子轻咳了一声,在感受到那人视线的一瞬,舌尖抵上了牙齿。空气在口腔中弹跳着,发出短促而清晰的响声,一轻一重,如同金硕珍此时的心跳。
“所以,你为什么没死?”
本来以为脚步声已经放得很轻了,但依然被转过头来的人无情戳破。
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掩饰自己的脚步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眼前人,但中途却又收了回去,自嘲般的勾起了嘴角。
“泰亨”
“所以哥为什么没死啊!”
“因为我们约定好的,只有你能杀了我,其他人都不可能,包括我自己。”
额头相抵,温热的体温通过相切的肌肤互相传递,但摸上腰间枪套的手续昭示着金泰亨的心猿意马,但那纤长的手指最终还是环上了金硕珍的腰。
他想杀了他。
他想杀了自己的亲哥哥。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