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Young&Free (一)

写在前面的话这个文是一个联文,所以呢,大家如果要追的话就要去很多个人的首页去看,ABO设定,谢谢。
(*^ワ^*)
下一章由@是白羽不是白习习 大大写,提示词:闵玧其,加入公司,陈骁相
各种信息素混合着扑面而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夹杂着少女们的尖叫一并涌入耳膜使他不由得想起了进来之前倚着树干呕吐的身影。
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才会这样即使承受不了这样的喧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如飞蛾扑火般英勇前行吧?
抿了一口手中冰冷的蓝色之森,这是这家酒吧的主打饮品。
梦幻的深蓝色液体中沉淀着透明的冰块,入口有威士忌的醉意再略加上一丝松木的纯香。
他不懂那种心态,也并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他和朋友走散了。
其实说实话,他不大愿意到这种喧闹、鱼目混杂的地方来,要不是朋友非拉着他来这看所谓首尔有名的地下HipHop乐队——大南协的临时演出,他怕是多年以后才知道建国太学的附近有这么一个充斥着重金属摇滚的地方。
对于HipHop,他的最初印象来自于哥哥的随身听,可以说哥哥是他的HipHop启蒙老师,但这位启蒙老师的效果似乎不是太好,以至于他现在对于HipHop有着一丝莫名的抵触。
酒吧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舞池中央开始骚动起来。
狂欢,开始了。
从他所在的吧台的角度看去,恰好能望到弧形舞台的边缘,在人头簇拥的间隙隐约可以看见一袭刺眼的白色,在这绚丽灯光交织的地方倒是十分的显眼,让人一下子认准了目标。
地下HiPHOP乐队,光是地下两个字,他就可以预见大南协的未来,成员分离,团队解散。
音乐是条漫漫长路,表演也是条漫漫长路,一望不见尽头。
他们都是走在行走在这条路上的独行者,一无所有却冠冕为王。
等朋友与他并肩而坐时,舞池之中早已进入高潮。
手中的高脚杯因撞击而发出一声脆响,不大的声音却在这喧闹的场所听得真切。
“怎么,入迷了吗?”
转头便看见朋友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似乎入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刚才只发呆罢了,索性岔开了话题。
“你刚才去哪了?泽勋。”
音乐声突然开大了声响,盖住了他询问的声调,灯光也变换着绚丽的色彩。朋友做了个口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跳下吧台,隐入舞池狂热的人群之中,逐渐吞没。
“二抛时代,三抛时代,我管你是几抛时代,我站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时代。前辈们,后浪推前浪,我们正年轻,跟上我的脚步,新人们好好看看吧,如果胆怯了那就赶紧回家吧,HiPHOP的世界可不需要懦弱的人。”
明显刚经历了变声期的磁性嗓音被扩大无数倍,在整个酒吧回响。浓厚的硝烟味伴随着激烈的节拍弥漫开来,强烈的压迫感逼迫着脑后的腺体,Alpha的压迫性是天生的,一如他们绝对强势的性格。
玻璃杯撞击木质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纤长的手指整了整领口,看了一眼依旧骚动的舞池,信步走出这场疯狂的盛宴,将喧嚣和霓虹扔于脑后,独自一人走向那沉寂的黑暗。
和煦的阳光缓缓爬上课桌,三号阶级教室里人头簇拥。
这一切都是因为校方突然心血来潮,将每周一节的音乐美术室变成了两班合上,表演系大一(二)班和声乐系大一(七)班。
坐在身边的李泽勋用手肘轻轻撞击着小臂,金硕珍低头看去,米黄色的笔记本映入眼帘,黑色的笔迹在上面倒显得十分突兀。
【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金硕珍挑了挑眉,在面前纯白色的纸页上做了回复。
『身体不太舒服,便先回去了。』
未了似是想起什么在下面补充道。
『听说你们系那个有名的公子爷出事了,知道详情吗?』
写完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讲台上奋笔疾书的教授以保自己的小动作不会被发现,毕竟教授音乐美术史的金老师是出了名的严厉。
再次低头时已有了回复。
【你说崔永贤啊,他前几天在酒吧和一个rapper差点打起来了,惊动了巡警,这事便不了了之了。不过听说那个rapper是个厉害角色。】
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手指下意识的转着手中的圆珠笔。
【不过昨天晚上真可惜,那可是Beast最后一次在大南协演出了】
清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意料之中,圆珠笔在纸上划过。
『为什么?』
抬眼看了一眼讲台,随手记下了几个被圈起来的知识点。
【本来他在大南协活动了一阵之后,便有经纪公司找上来签了合同。但依然可以以大南协的身份偶尔活动,最近因为工作的事情,所以决定永久性退出,专注于练习。】
“这样啊。”
金硕珍低声呢喃着,手肘支起来挡住了红润的嘴唇。
“对了,泽勋你下午不是没事吗?陪我去面试吧!”
李泽勋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好字,随后学着金硕珍的样子支起手肘,无神的盯着移动黑板上不断增添的白色笔迹。
已入秋的天气带着一丝凉意,李泽勋将拉链的拉到了尽头挡住了下唇,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我们国中的时候SM的星探找你,被你当成骗子甩掉了,怎么现在又相信了呢?硕珍xi”
金硕珍并没有理会老友的戏谑,继续往前走着,时不时抬头看一看周围的路标,毕竟在此之前他只是过着三点一线的标准模式化生活,对周围的环境不太了解。
或许他整个人都是这样的,循规蹈矩的听从家人做着三好学生,本能的渴求着未知,但又习惯性的抵制未知,矛盾又复杂。
“对了,硕珍你准备面试哪家公司呀?SM还是JYP呀?”
他停下了脚步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
“BIGHIT”
李泽勋伸手接过名片,简洁的印刷,素未谋面的名称,无不昭示着这家公司的地位。
“你就这样抛弃了三大造星公司之一的sm选择加入这个小公司吗?”
面对老友的疑问金硕珍并没有回答,只是加快了脚步示意李泽勋跟上。
秋风乍起,吹卷起少年的衣角,末了又隐入人潮。
负责接待他的是一个Beta,前几天已经打电话过来预约了面试,所以在打电话确认之后便被人领上了二楼。李泽勋并没有跟上来而是自顾自地在一楼浏览起来,同行的Beta将他领到了二楼正中央的房间,恭敬的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这才打开门退到一旁,他朝里面看了一眼后抬腿走进了房间,他知道这可能会改变他的一生。
房间里除了那个拦住自己的星探外,还坐着几个人,其中正中央坐着的就是公司社长方时赫。
“金硕珍?”
“内”
坐在正中央的方时赫打量着面前的少年,眉目清秀,身形挺拔,带着一丝温润的气息,如同未被雕琢的美玉。
“会唱歌吗?唱两句吧。”
这个要求并不奇怪毕竟才能是面试的关键,他闭着眼睛低声轻吟唱起来,这是一首叙情的英文歌曲,流传于上世纪的英伦伦敦街头。
方时赫用眼神询问坐在身边的崔承山先得到了其肯定的目光,这么说的话,深夜就不是问题了。
“会跳舞吗?”
歌声戛然而止,水雾的眼眸低垂着摇了摇头。
“抱歉,我不会”
“这样呀。”
方时赫的语气中带上了几丝遗憾,金硕珍纤细的手指在背后不安的交叠着,昭示着他的紧张。
“那我先请回去吧,如果录取了五天之后我会电话联系你的。”
鞠了一躬道声谢之后走出了房门,顺手关上了门。
本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是心里还是十分忐忑,这种紧张的感觉导致他在拐角处险些撞到人。
“抱歉”
“对不起”
两个人的尾音重叠在一起,但却意外地合拍,随即便是尴尬的沉寂。
金硕珍侧开一步想让道却没想到那个人也移了一步,两人再度面对面。他这才看清来人的面容,俊朗的面容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挺拔的鼻子,带着一丝高不可攀的锐气却在唇角化为和煦的笑意,最终还是他让了步。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一股紫藤的清香涌入脑际,一个紫藤花味的Alpha。
方时赫听到开门声,抬眼看向来人。
年少时不应该遇见太过惊艳的人。
“号锡,你来了。”
“怎么样?”
李泽勋见他从楼上下来,结束了与前台小姐的谈话上前低声询问。
他摇了摇头,想起了方时赫最后询问舞蹈时的那个语气。
“不太确定。”
肩膀被人揽住,耳边是熟悉至极的嗓音。
“我们的硕珍一定会被录取的,所以要不要请哥哥我给你讲个事呀!”
早已经习惯了朋友的不着调,心中的忐忑不安也慢慢的消散。
“好呀”
李泽勋拉着他慢慢的向门口走去压低了声音在耳畔轻声说道:“我刚才才知道,原来Beast也签的是这家公司。”
“哦,是吗?那我就有些期待了。”
郑号锡起身拉开门正欲走出房间时,却被方时赫叫住,身形一顿。
“号锡,如果有一块带着瑕疵的美玉在你手里,你会怎么办?”
郑号锡并未回头,只是面对着眼前寂静的空气说道:“将没有瑕疵的那部分进行雕琢,有瑕疵的那部分精心打磨,依他的形状进行雕刻,人和玉都一样没有十全十美的。重点是如何看待那些瑕疵。”
说完转身关上门,余方时赫一人对着虚空发呆。
如何看待瑕疵吗?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