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962463

@Je
冷圈写手,过气网红的垂死挣扎
求评论求点赞
——————
这是一个回收的时代。
在这个城市中处处可见这样的标语,我用力将易拉罐握到变形,将扭曲的锡制品投进回收机器敞开的大脑中。脑中想象着闵玧其投篮的样子,尽管他上周已经被政府回收了。
这是一个回收的时代,连人都是可再生资源。
我的父母也早都被回收了,成为了别人的父母。
有一次开家长会时,他们就坐在我的身后为我的同学鼓掌。
他们不再认识我了,回收之后会被删除记忆,这个我是知道的。
我的回收记录是0。
我从未主动爱过后被人抛弃,光洁的零弃者。
但由于国家公布的回收条例,只有同等级回收记录的人才可以成为配偶,所以我至今依然孑然一身。
当然,我面前的男人也是孑然一身。
他是郑号锡,全国女性的梦中情人。但是却因为其零弃者的身份而被粉丝怀疑。
正是因为这个,他找上了我,除了他之外唯一的零弃者。也就是说,我只能和他在一起,等我抛弃他或者他抛弃我,而剩下的一个人则会成为唯一的零弃者,终生孤独。
“我不想被抛弃,至少现在不想”
郑号锡闻言笑了起来,握住了我刚碰过冰镇饮料的手,有温暖的感觉传来。
“我也是。”
这是一个回收的时代,我们只能相拥取暖。
——————
如果我们很早之前如果我们很早之前便遇到了彼此,并一起走到了现在。
那又当如何?
我会成为与你最亲近的成员,没有之一
你的大多数烦恼与时间都会与我相渡过,反正不是现在这般的关系。
你会成为我的一见钟情,初恋,暗恋,明恋,青梅竹马,情窦初开,甚至白发暮老,反正绝对不是现在这迟来的爱恋。
最后的最后,不管是以何种身份,以何种状态,
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此生无憾。

——————
或许许多年以后我们没有了现在这么火的人气,没有了爱豆身份的禁锢。
或许你己成家立业,子孙满堂,
或许你我那时已无年少的激情,
我才敢大声地告诉无人的旷野,
金硕珍,我郑号锡喜欢你,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
“毕业后我们去爱琴海,去西藏,去德国,去泰国!要去好多好多地方。”
金硕珍窝在郑号锡的怀中笑着比画,未干的发丝蹭着郑号锡的胸膛。郑号锡翻着地图心驰神往,低头笑了起来,温热的气息打在金硕珍脸上。
“我去哪儿,你就跟哪儿。”
金硕珍喜欢郑号锡的小霸道,正如金硕珍喜欢郑号锡的小脾气一样。
可有一天郑号锡还是不辞而别了,难过之余,金硕珍将自已投入到旅行中,一个人完成两个人曾经的约定。
金硕珍忘了郑号锡?
也许吧,只是金硕珍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寄出一张没有地址的明信片永远是一个内容。
“我已到达,完成我们的约定。”
而郑号锡则带着那条摔断了的腿坐在轮椅上翻阅着所有关于旅行的书,希望体会金硕珍所感受的世界。
一座城市两个人,一个故事两份伤。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