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

962463

@爆米花本米
我这个过气网红觉得自己还能再战200回
关于题目中的数字呢,我会在下一章向大家解释的
求点赞,求评论呀。
还真的没有人考虑一下加群吗?
——
ERVU
这嫉妒的心理如同雄雄烈焰一般吞噬着我的理智。
I Need your love before l full full.
就伸出你的手,save me. l`m fine
现在开始了,看着沸腾的我吧!很快就会成为火,紧接着燃烧。
就像涉世未深的孩提稚气未脱气且天真无邪,虽己是半五十的年纪却总是脱不了一身的孩子气。那双水润的眼眸如同透明的蜻蜓在心湖上轻点尾翼激起一阵涟漪直至扩散到岸边。在种下名为情愫的种子之后又掠过低空,不带一丝留恋的飞走,任凭那感情在湖底疯长蔓延,最终扩散至每一处神经,直至疯魔。
真的很让人恼火呀!哥。
脸上依旧是微笑着,不断的鞠躬回礼似是并未发现一旁不远处僵持的气氛。借着回礼的动作暗自咬住了下唇,眼神是一潭死水,阴暗沉郁。
余光越过人群直落到靠在他人身上嬉笑低喃的金硕珍身上,嘴唇因为牙齿的压迫而泛着苍白,再抬起头时他又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天使,尽管此时他的神明早已弃他而去。
我是万人憧憬的天使,而我的神明却己弃我而去,我只能坠落。
“智旻尼!”
又来了,又是这般理所当然的语气,似乎刚才在台上挂在别人身上举止亲昵引发一阵尖叫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他的唇角内瓣被牙齿尖紧紧地咬着,疼痛之感不断加深,但他的脸上却依旧是眯起的眼睛,上扬的嘴角,突出的骸骨,防弹少年团朴智旻的招牌眯眼笑。
年末舞台上大多都是相熟的团队和工作人员,所以那人并没有丝毫芥蒂地亲密无间地挂在朋友和队员之间,像一只花蝴蝶一般穿梭于花丛之间,当你想要开口质问时却已经先声夺人,理所应当的语气衬托出你心胸的狭隘,但心中那只狂吼的野兽却依然虎视眈眈。
视线在漫天彩带中锁定了目标,身旁哥哥们的神情已然透露了心思,而田柾国和金泰亨则是选择了逃避。
但心中依旧还是会嫉妒的吧!甚至会引发出一些更为扭曲的心理,却不以此为罪,反而有着想要将其付之于行动的冲动。
someone  say
i hate you
你会爱上如此怪诞的我吗?
it's me
you dont kill me
表情管理一直都是朴智旻引以为傲的能力,不管内心如何波涛汹涌,表面上却依旧是风平浪静,理智的可怕。
每个人心中都圈养着一只野兽,它吞食着你的血肉,消磨着你的理智,伺机等候着破笼而出的那一天。
在这场争斗之中,没有谁会战胜谁,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同归于尽,磨平了棱角。
每个人都想要去驾驭它,大多数都是硬碰硬,而朴智旻则换了另一种方法来驾驭心中的那只野兽,不是隐忍,不是暴怒,而是顺从。
终于,耐不住了。
朴智旻对着台下的粉丝们挥着手,余光却瞟向舞台的另一个方向,他看见闵玧其,队内的实权上前将金硕珍从李在焕,车学沇的身边拉走,在他的视角看来只能看到闵玧其冷峻的侧脸和金硕珍那双水雾弥漫的眼。
你有没有看见过日出时分釜山的海,先是一片漆黑,之后逐渐染上一抹橘红,然后光就洒满了整个世界。
金硕珍的眼睛就是那样的,先是黑色的瞳孔,最后在灯光的照耀下便有了七彩的光,宛如日出。
大多数认为田柾国才是队内最大胆的那一个,其实不然,更多的时候是闵玧其和金泰亨。
田柾国虽然说是忙内,本应该是受尽宠爱,恃宠而骄的,但他却因为这份爱而怛怯起来,害怕失去。
金泰亨呢,他是一个只图自己高兴而不顾其他人看法的人,执念单纯具体到个人,却又因为这一个人而牵连出许多其他复杂的东西,形同巨网。
最后是闵玧其,在队内他被认为是和闵玧其相处最融洽的人,但其实不是的。
闵玧其是一匹孤狼,谁也不能称得上是与他相处融洽,除了那只鹿。而谣传他们亲近的原因是因为他也是一个孤独的群种。
他是蛇,阴冷狠毒无声无息却能一招毙命的毒蛇。
其实谁都是野兽,而那个人却只是只雾森林深处的鹿,被一群野兽包围着却浑然不知。
你一定认识的,那个你喜欢的我,而这个喜欢你的我,你一定不认识。
“哥,你要小心哦。”
这是他穿过人群之后对金硕珍说的第一句话。
要小心哦,我亲爱的哥哥。
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复杂却不知边际的生物,是否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拥有的越多,渴望的便越多,那份独占欲便会越来越重,最终导致自我毁灭。
可是我爱你啊,深切的爱着你呀!
不知疲惫,纵然遍体鳞伤,我也会依旧爱你。
until  death  do  apart,直至死亡把我们分开。这份爱与这份欲望,这份执念才会消融。
我爱你,所以你更要小心。
小心我太过深刻的爱会伤害你。小心我太过执着的爱会囚禁你,小心我的爱会将你撕碎。
但这不是终结,而是初起,这不是失去,而是开始。
宇宙初成起,一切已注定,世间万物非昨日之景,只是单单因你的欢喜。
Bemine,成为我的吧!
回家的保姆车上异常沉默,对此金硕珍似乎有些惧怕,那双眼睛游离着打量着比自己小三个月,小两岁,小三岁乃至小五岁的弟弟,目光像只受惊的鹿。
真的太像了。
他就像一只鹿,纯洁善良,干净而美丽,不管做着多么色气的动作,说得多么撩人的话语,只要对上那双眸子便依是那只在清晨被风声惊醒的小鹿。
他就是一只鹿,吸引着捕猎者的目光,自己却浑然不知,他是鹿。
保姆车上昏黄的顶灯映在他的瞳孔上,像日暮时分的海面。
如果此时害怕的话,那么一开始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后果呢?
我亲爱的哥哥大人,我亲爱的爱人。

评论(5)

热度(42)